圖中的女子手握兩把劍,交叉置於胸前,雙眼用布蒙起來。

兩把劍可以象徵兩件互有衝突的事情、概念、想法、決定。女子在這兩端之間,想求取平衡,想使兩個衝突的物件取得和平的解決方式。但是,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既然是互相衝突的兩端,那就不可能有相容的機會,不是放下左手的劍,就是要放下右手的劍。只能選擇一個,不能兩個都要。

 

不知道為什麼,我想起前幾天在寶劍八裡面,看到的「虛假的謙虛」。

也想起我不斷在文章中出現的相衝突的兩個想法:

 

一、很多人回饋我,說我算的很準確。

二、我很沒把握,我認為我不能理直氣壯的用塔羅牌幫助人,因為我認為我能力不足。

 

我覺得這兩句話加起來,就是虛假的謙虛。

如果是真實的謙虛,就只會講第二句話,而不會自己嚷嚷著第一句話。

 

這兩個想法是衝突的,如果一是成立的,那麼當我說出二那樣的句子時,代表我是個虛偽的人,我的謙虛與缺乏自信只是一種虛偽,一種反面的炫耀手法。不只要炫耀自己塔羅牌很厲害,還要炫耀自己很謙虛。

 

當我在說二這樣的句子時,如果我是真實的謙虛,那麼我就不會說出一的句子,因為沒有必要說,因為我會清楚知道我為什麼謙虛,我會知道我到底哪裡不足,或是那些回饋中,有哪些不確定性。很可能是取樣不足,造成總是得到類似的回饋,或是取樣都是客氣而顧慮對方的人,因此客氣的不說重話。任何原因都有可能,只要我沒辦法與對方面對面印證,我就無法確認理直氣壯的知道,我是否真的可以幫助人。如果我真實知道這份不確定,我就不該不斷提到一那樣的句子,因為那似乎在誤導人。

 

當我說出一的句子時,我應該是認為我很驕傲,很可以炫耀。可是,我又說出二那樣的句子,又有一種不敢面對人的擔憂與害怕。這樣看來,這兩個句子根本就是互相衝突的。

 

我一方面很得意,一方面又很自卑。

本來我沒注意到我這樣的心態,只是這兩天有個極端的版本衝擊到我,我覺得我真討厭這樣的人,讓我很想一棒把對方敲醒。可是,在極端厭惡的同時,才突然想到:這也是存在於我體內的成分。示現在我面前的極端,只是為了提醒我,我正處在寶劍二的兩難習題之中。

 

我可以選擇放下其中一把劍。

比如說,我可以放任的為自己感到自豪,我可以昭告天下說,我算的塔羅牌真的很專業,各位若有需要,都可以來找我,只要我幫得上忙,我都願意幫忙。

 

或者,我必須說我目前對塔羅牌雖然小有心得,但是,我覺得我準備的還不夠充分,我所說的,請各位只要參考就好。

 

這兩者我必須選擇拿起其中一把,放下另一把。

我不能兩把都拿在手裡,這樣不只我會無所是從,我周圍的人也會無所是從。

很可能會搞的大家弄不清楚,那現在是可不可以找你占卜啊?到底你占卜的答案,我們是要認真看還是當遊戲看看玩玩就好?你到底是行還是不行呢?

 

如果我兩把劍都拿著,那麼「虛偽的謙虛」就會如影隨形的跟著我,矛盾會不斷產生。

 

或者,是不是有第三個選擇?

兩把劍都放下,於是,我就可以騰出兩隻手,解開蒙住眼睛的布,然後,我就可以清楚看見,看見我,看見我與世界。看見劍不是我,看見其實那裡什麼都沒有,看見真實的自己。

 

這裡只是以我對塔羅牌的心態來舉例,其實,我的生活中還有許多事情都可以與這種心態相應。因為我就是帶著這種心態,去對應我的生活,自然很多地方都會帶有這種虛偽的謙虛與寶劍二的兩難局面。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