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天,我帶著孩子們去看我的父母。雖然好幾天前,我就跟孩子們念著,幾個禮拜沒去看爺爺奶奶了,這個星期天回去看看他們吧!但是,我一直沒跟媽媽聯絡,媽媽也不知道我有這個想法。星期天早上九點多,卻接到媽媽的電話,說小弟一家要回來,問我們要不要也回去。我趕緊跟媽媽說,我們本來也打算今天要回去的,媽媽聽了很高興,我就說等孩子們都起床了之後,就回去跟大家一起吃午飯。

 

沒想到女兒睡到快十一點才起床,等她梳妝完畢,啃完一顆饅頭之後我們才出門。在路上,看到車上的鐘已經顯示12點了,果然在車上接到媽媽的電話:「你們出門了嗎?」雖然是兒子接的電話,但是,我的手機聲音很大聲,我在前座聽得很清楚。

 

兒子說:「出門了,在路上,快到了。」

我媽媽回答:「喔,你們真是開好遠的路呀。」

兒子哈哈哈的笑著說:「快到了,快到了。」

其實,我們家離我媽媽家,開車十五分鐘就到了。

結果我們家笨笨的女兒問:「我們又沒有開很遠的路,奶奶為什麼說我們開好遠啊?」

「還不遠嗎?奶奶早上九點多就打電話來了,結果我們12點都還沒到,這趟路還不夠遠嗎?」

女兒這才恍然大悟,說:「哇!奶奶怎麼這麼幽默?」

我也笑著說:「對呀!奶奶很有幽默感吧?你不覺得奶奶越老越可愛嗎?」

 

說完這句話,我才驚覺我變了。

以前聽到媽媽這樣催我,還講一些反話時,我心裡會立刻升起反感,會想:你又在催我了,又在逼我了,還這樣指桑罵槐,我不能有點自由嗎?我不能想要幾點到就幾點到嗎?為什麼一定要照你的時間?然後,就會覺得很不想回家,覺得回家又要面對媽媽指責的話語跟表情,面對媽媽挑剔的態度,想了就很不舒服。

 

可是,現在的我,不同了。

 

我感受到的是,媽媽是那樣的寂寞,難得孩子們要帶孫子回家,家裡難得又熱鬧起來,好希望大家快點到。媽媽從小得到的愛,是那麼不確定,是那麼的少,現在他擁有自己的家族,他多希望從自己的家族裡得到很多很多的溫暖。所以,他會不斷看著時鐘,希望大家早一分鐘到達。

 

而且,他又不善於直接表達出自己的思念與等不及,所以他用拐一個彎的方式來表達,對這位奶奶懷著親切感的女兒立即的反應是:好有幽默感的奶奶。我才知道,原來我一直擁有一個很有幽默感的媽媽,很會應用文字意像的媽媽,只是過去的我從來不肯用正面的心態去看我的媽媽。

 

我在11月份的家族系統排列工作坊中,看見了媽媽從小到大的渴望,那份對愛的渴望,想要卻得不到,以及她跟她的母親之間那種想親近,卻又有點距離的模樣。我幾乎看見了母親現在不善於直接表露情感的源頭,心裡對母親的心疼取代了過去對母親的生氣,因為那些生氣都變得毫無意義了。而且,我看見母親是那樣愛我,卻不知道該怎麼表達,反而是我充滿刺的回應方式,讓母親感到困惑。我覺得那次的排列,讓我對母親的感覺完全改變了。

 

於是,我發現我自己在父母家的行為也不同了。

 

以前我最怕跟媽媽單獨在廚房工作,我總是預期媽媽會挑剔我做不好,所以,我很不願意進廚房。但是,這一天,不只我在廚房幫忙,還把兒子也叫進去幫忙炒菜,還跟媽媽撒嬌的說:「你有沒有覺得今天煮菜很輕鬆呀?」

媽媽也開心的說:「有呀!有呀!很輕鬆很輕鬆。」

其實,我跟兒子根本是進去打混的,隨便幫個幾道菜,就跑出來跟弟弟的小孩玩耍,也沒真的幫到什麼,倒是媽媽開心的很。

 

以前,我不太知道怎麼跟我的爸爸聊天,想來是因為經驗太少的關係,從小爸爸都不在家,我根本沒跟爸爸聊過幾次,所以,有時候也會害怕跟爸爸談話。那一天,看到爸爸一個人在房間,不知道在做什麼,我就進去看了一下。哈!我的爸爸竟然在用一些細細的織帶在做一個網袋,然後把那個網袋縫在他常常背出門的旅行背包上。

 

爸爸說:「每次背這個背包出門,礦泉水都沒地方放,人家賣的都有一個網袋,我這個沒有,我就自己做一個。」

「你怎麼這麼厲害?會自己縫?」我問。

「這些我都會呀!以前在船上,又沒人會幫我做這些,衣服、褲子都要自己縫,這個我都很厲害的。」爸爸的口氣裡,我聽到一點驕傲,卻也聽到那好幾十年的寂寞。

我把女兒叫進來,給他看爺爺縫的網袋說:「你看,我們爺爺很厲害吧?他的背包沒有放礦泉水的袋子,他就自己做一個,強吧?」

女兒看了爺爺的傑作,也驚呼爺爺怎麼會這麼厲害啊!好強喔!

 

晚餐過後,媽媽給我看她改造的一件毛衣。那是一件外面買的毛衣,但是,媽媽嫌它太長,穿起來不方便,她就把毛衣底部拆掉,拆到適合她的長度後,自己加織了一個邊,我跟女兒聽著我媽媽這樣說,又跟另一件沒改過的比較之後,真是敬佩到不知道怎麼說才好。

 

我跟女兒說:「你看得出來這是奶奶另外自己加上去的嗎?」

「看不出來耶!」

「很厲害吧?」

「奶奶好強喔!」女兒發自內心的敬佩起來。

「所以,你看我常常自己在家裡做東做西,其實是有遺傳的吧?你看爺爺會自己做背包的網袋,奶奶會自己改毛衣,他們倆個這麼厲害,才會有我做布袋,做娃娃給你玩呀!」

女兒哈哈的笑了。

 

這一刻,我才發現,我是多麼以我有這對父母為榮。

 

我想起我第一次做家排,看見父親為了生活而選擇了出海在船上工作。我只看見我自己每天回家,沒有爸爸可以喊的寂寞,也因此不斷在尋找一個可以取代爸爸的男人。但是,我沒有看到爸爸為了生活所做的選擇,帶給了他好幾十年的寂寞以及海上驚險的旅程。我沒有想過,爸爸離開我去海上,也是出於對我的愛,他使我毫無匱乏的長大,這就是愛。他的愛不曾離開過我,當我寂寞的在家裡喊著「為什麼我的爸爸沒有回來」的那一刻,他的愛依然在我身邊,祇是我不知道而已。於是,現在我看見爸爸了,我從來不曾失去過爸爸,因此,從今以後,我不需要在茫茫人海中尋找爸爸了,因為我的爸爸就在這裡,他的愛也在這裡,一直都在我身邊。

 

於是,我可以分享爸爸的生活。

聽他說他最近帶著媽媽出門旅行的美好,以及選擇藝術廳免費的表演去觀賞,以及他感受到音樂的美好等種種經驗。

 

我可以自在的跟爸爸、媽媽談話,分享他們的生活,並且很高興他們是我的父母,也感受到他們是如此可愛的一對老人家,會安排自己的生活,偶爾去度度假,下午會兩個人煮一杯義式拿鐵咖啡共享下午茶時間,爸爸還想去流浪狗收留中心收養小狗,也想去當義工。

 

我很慶幸他們是我的父母,而我是他們的女兒。

我坐在沙發上看晚間新聞的時候,才發現一件事情:我胸口的不舒服,竟然消失了。我好像連接到了一個力量的源頭,來到一個我很舒服的地方,那裡只有美好與祥和,我不用再揪著心了。我可以在父母的懷裡得到溫暖,可以跟手足談談彼此相近的想法,這些都讓我感到快樂。我喜歡跟兄弟的孩子們擁抱,牽著他們小小的手,聽著他們柔柔的童音。

 

回到父母的身邊,讓我重新充滿了電力,這是我過去所不曾經歷過的。我回到了我所來自的那個本源,我與我的根連結上了,而父母對我堅定的愛,就是我力量的來源,手足的親愛是我心靈的支柱。

 

我感謝父母對我的愛,感謝手足對我的支持,也感謝家族系統排列讓我看見這些愛。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ping
  • 我想我回家也是要讓我看到這個吧
    仍在努力中
  • 願你也連接上你力量的源頭


    Jade 於 2008/12/10 12:3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