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孩子們似乎在參加某個活動,活動結束後,大家把帶來食物拿出來,好像是要拿去加熱或是做什麼動作,總之,我請孩子拿著我們帶來的食物跟著大家去。我自己則留在原來的地方。

 

過沒多久,這群人又七嘴八舌的回來了,對著我說:「怎麼可以只吃這樣呢?只有白飯跟水煮蛋怎麼行?你們窮沒錢買東西,沒有關係,我們把我們的菜分給你們。」

 

好幾個人都說著類似的話,我本來應該感到溫馨的,因為大家都願意幫助我們。可是,那種被人明著說出我的窮困,感覺不是很舒服。我走出這個活動的場地,想去散散歩。

 

沿著一個斜坡往上走,斜坡旁邊有一棟房子,裡面的人正在跳舞。那種舞蹈有點像是泰國舞或是印度舞,或是日本歌舞伎跳的那種舞,就是手要做出很多動作,身體有嫵媚的柔軟與彎曲。

 

我走進去觀看他們的舞蹈,跳了一會兒之後,這一群跳舞的人停了下來。站在最前方,很像領導者或是老師的人對著大家問:「有沒有人要單獨上來跳看看啊!」

我竟然向前說:「我想跳看看,可是,我其實只在旁邊看了五分鐘,我不知道我會不會。」

這時,原本跟我一起在活動會場的一個男子,不知道什麼時候冒了出來說:「沒關係,我上次也是看了一下就上去跳了,很容易的,你可以的。」男子舞動了一下,似乎會陪著我一起跳。

於是,我把手往上伸,雙手的手掌合併在一起,想學那些舞蹈者柔媚的扭動我的手,可是,總覺得方向不大對。我聽到那些原本跳舞的女子們,在旁邊做出我想做的動作,而且熱切的對我說:「來,你可以的,像我們這樣,我們做給你看,沒問題的。」這些女子滿臉的笑,讓我感受到他們全力支持我的意願很高。

 

我在夢裡面感受到的是,活動會場裡想分菜給我們家的人、跳舞場中的女子、以及那個從活動會場跟著我來到舞蹈場的男子,都是充滿善意的想支持我,只是支持的方式不同,給我的感受也不同。

 

想分菜給我們家的人,其實也是帶著善意,但是,他們所說的話語時時提醒我的窮困,把我內在的自卑挑動出來,讓我不太願意坦然與我的窮困面對面。

 

跳舞場中的女子,看見我真的不會跳,但是,卻給予我最大的支持,相信我一定可以練會,並且充滿耐心的一個步驟一個步驟教我,這讓我很願意用笨拙的肢體動作,跟著慢慢做。

 

而那位跟著我來到舞蹈場的男子,讓我知道我在這個世界上並不孤單。有人默默的一直陪在身邊,不給我任何批判,也不提醒我任何事情,只是陪伴。偶爾適時的告訴我,他也曾經歷過相同的困境,所以我並不孤單,至少還有他在。

 

夢就在我努力練習跳舞動作中結束。

雖然我在夢中的心境,是有點悽涼的,但是,在夢中的遭遇,卻讓我感到整個夢帶著溫暖美好的色彩。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