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抽這張牌之前,我因為有件事情把我搞的心煩氣燥,有一種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的感覺,猶豫著到底要不要繼續跟對方對話下去?或是乾脆我就片面停止對話?對我來講,這件事情早就結束了,我認為對方已經給了我很完整的答案,我並不需要跟對方繼續任何討論,也很接受對方的處理方式了。但是,對方卻一直認為他給我的答案,我一定是不接受的,就是非要我做一些擾亂別人的舉動,才能證實我已經相信他了。

 

我感到很煩,我覺得人可以單純的就是相信對方所說的話,我問了一個問題,對方回答了,我就相信了。我並不需要去跟任何第三者求證,因為我已經相信了,就沒有求證的必要了,除非我不相信。而我已經相信了,對方卻不相信我相信,哇!真是太像繞口令了。我真不知道都已經高喊我相信了,還要怎樣對方才相信我已經相信他所說的一切了?我覺得好無奈啊!我竟然還要找證據,去證明我相信對方,唉!

這很像說我的鋼筆不見了,就問B說:「你有拿我的鋼筆嗎?」對方說:「我沒有拿。」我就說:「好,我相信你。」結果對方卻說:「不行,你要去問C,我剛才都跟他在一起,他可以證明我沒有拿。」那個C一臉無辜,那表情就是在說:「我根本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我回答說:「不關他的事情啦!而且我相信你,不用問啦!」結果B卻說:「不行,一定要有第三者來證明,才客觀,我說的話一定是為自己,那是不準的。」哇咧!你自己都不相信你自己是說真話嗎?那我選擇相信你都不行,一定要去牽拖第三者嗎?而第三者又很明顯的無法確定這是怎麼回事,又很怕搞砸大家的關係。有必要給別人這麼多壓力嗎?

 

想起來就煩,我是那種只要有人跟我吵架,我就不敢假裝沒看到,或擅自離席不吵完的那種人。所以,我一整個晚上一直在想,到底要怎麼說,才能讓他不會繼續在那裡纏著我,要我相信他呢?而且,還必須不會騷擾到其他人才行。

 

想的心煩意亂之後,才想到:我不是總幫別人算塔羅牌嗎?幹麻自己的事情,不用塔羅牌算一下?也許可以提供另一個思考的方向。

 

於是,我自己用了一個三張牌的算法,一張看目前的問題點,另外兩張則是提供兩種解決方案。算完的結論是,不管我怎麼跟對方說,應該都是白費力氣的,因為對方是一個無法理解別人,無法同理別人的人。我不管說什麼,對方都會認為我說的是無意義的。我會覺得很累,很抓狂。然後解決方式第一種,撤退,保持沉默。第二種,不要講理了,直接訴諸情感,去同理他可能年幼時的內心傷害,造成現在會這麼擔心別人誤解他之類的舉動。

 

我是個懶人,我選擇撤退,保持沉默,不再對應。也就是離席。因為如果選擇第二種,可能又是一場長期抗戰,現在的我,實在沒有力氣去救一個並不想被救的人。而且,我也要尊重對方,對方並不想被救的話,我不應該硬逼他上岸。

 

這最後的決定,是又做了幾次是與否的占卜後,所下的決定。以我的天性,我是沒那個膽離席的,可是,塔羅牌都這麼說了,我自己總不能推翻自己的占卜吧?我決定照塔羅牌的指引去做。

 

晚上抽我當天的牌,得到的是權杖7逆位。

權杖7這張牌,在這次讀Mary Greer的書時,又有了一些新的發現,我覺得Mary Greer有些想法很不錯,讓人很有感覺。而且,也找到以前看圖片時,忽略到的細節。

 

比如說,圖面上那個人物腳上穿的鞋,竟然是兩隻不同款式的鞋子。人什麼時候會穿這樣出門呢?就是在慌慌張張,或漫不經心、心不在焉的時候,才會這樣穿錯腳吧?因此,這個人雖然站在高的位置,似乎是戰鬥的優勢位置,可是,腳上那兩隻鞋子卻透露出他的慌亂與腳步的不穩。

 

而每一組牌組,都是一趟旅程,權杖牌組也是一趟權杖的旅程,因此,每一張牌都與他前後的牌相呼應。所以,回去看權杖6,是個受到擁戴,戴著桂冠,春風得意的人。於是,Mary Greer在這裡寫了:「Whenever people reach the top, as in the Six of Wands, there are others waiting to challenge or bring them down as depicted in the Seven. Overcoming such obstacles tests your mettle. After daring to become a leader, you need courage and persistence in the face of adversity or even in simple negotiations.」這個世界上的事物,都是達到高峰後,就往下降,降到底部後,就會往上升。我們的人生就是在這樣的起伏之中,沒有人說達到顛峰之後,就從此幸福快樂了,你站的越高,就有越多人想要挑戰你,想要把你拉下來。這個觀念,是我從來沒想過的,原來如此,所以,你做的事業越大,面臨的挑戰或敵人,當然越多,根本沒什麼好抱怨的。

 

當這張牌逆位的時候呢?

 

這張牌有可能象徵我看到的對方,是個像stalker一樣的人,就是糾纏不休,緊咬不放,有點神經質,有點強迫症的人。

我可以採取的舉動,不是直接開戰,而是先設立一些屏障,讓對方跟我保持一段距離,我可以利用這段距離,稍做休息,多爭取一些時間與空間,藉著跟對方的隔離,讓自己可以在平靜中做決定。

 

這張逆位牌也呼應了我前面的牌陣,似乎也是在講同一件事情。

正位的時候,是直接開戰,逆位的時候,是退開一段距離,等自己平靜下來,想清楚怎麼做之後,若有需要就再繼續,不然就別再和稀泥了。

 

為自己算完塔羅牌之後,整個心情就平靜下來了,比較篤定,比較不會那麼動盪。我現在才懂了,為什麼有那麼多人要算命,因為有時候人已經抓狂到無法思考了,很需要一些指引,當一個指引出現時,就很篤定知道自己該怎麼走,就不會那麼像無頭蒼蠅亂衝亂撞。

 

我本來有點擔心自己幫自己排,會不會因為自己的情緒、偏見而影響了解釋。不過,我這次發現,不是我來解釋,而是牌組提供我一個空間,讓我沉靜下來思考,像是退到一個靜心冥想的位置,不去想周圍的人怎麼樣,或我怎麼樣。而是去思考事情的本質。

 

當那個安靜的空間產生時,我發現我好像從縫隙中,瞥見了真相一樣,對於塔羅牌給予的指引,就很篤定,很安心了。

 

所以,這次的感覺不是我去影響塔羅牌,而是塔羅牌引導我去往別的方向思考。讓我做了一個我以前不會做的決定,新嚐試,也不錯。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