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做了一個好夢。

 

我夢見我在一座橋上,靠著橋的欄杆邊,我擺設了一個小攤子,上面放滿了我自己畫的圖,還有我弟弟教我畫圖時,留下來的圖稿。我坐在攤子邊繼續畫我的圖,我很高興我真的會畫圖了,一張張很有水準的畫,有素描、有山水,我心裡想:這就是我一直想達到的程度,而我達到了,我會畫圖了,我是個畫家了。

 

有人經過我的攤子,翻了翻攤子上擺放的圖,然後指著其中一張素描問我:「這是你畫的嗎?」

我看了看那張圖,回答:「不是,那是我弟弟畫的。」

然後,心裡好像懷了一個很大很大的秘密似的想著,對,那張是我弟弟畫的,你只看到我弟弟畫的,不過,你並不知道我也會畫畫了,嘿嘿嘿,我也會畫畫了,你看到我的圖,會很驚訝的。

 

然後,路人就這麼離開了。

我繼續心滿意足的畫圖,過了一段時間後,我開始收拾我的攤子,就好像這是我每天都要做的例行工作一樣。

 

現實生活裡,我的弟弟確實是會畫圖的,練過書法、國畫,作品也曾入選過全國美展。當然,他已經有十幾年沒拿畫筆了。上次遇到他,正好談到女兒這次美展得到佳作的事情,他才談起他還曾入選過全國美展,也有點自嘲的談起自己很久沒畫畫了。

 

當我看見女兒、兒子都會畫圖,素描都畫的很有模有樣,我也自己去買一盒自己的素描筆,想要畫的很像畫家那樣。以一個完全沒受過訓練的人而言,我畫出來的東西,已經讓我周圍的歐巴桑們很驚艷了,可是,我總覺得我就是不如他們這些受過訓練的人。畫的不如我兒子、不如我女兒、不如我弟弟。可是,我好羨慕會畫畫的人喔!

 

而夢中的我,是這樣的心滿意足。

夢中的我,會畫畫了,而我的能力到目前為止,都還只是個半公開的秘密,有人知道我會畫畫,有人不知道。我懷抱著一個讓我自己很開心的秘密,那種感覺,真的很幸福。

 

這一天,我其實做了兩個夢,我很努力要把兩個夢都記住。但是,我心裡有一個過濾器,我想,如果我無法記住兩個夢,或是要同時記住兩個夢,會有兩個夢都記不住的危險的話,我就要記住這個幸福的好夢。

 

所以,當我記下這個幸福的夢之後,我已經完全不記得另外一個夢是什麼了,只隱約記得好像跟家族排列治療有關係,但是,細節已經忘記了。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