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張牌是昨天下午抽的,抽到時,我還在想,我真的有覺得自己是不自由的嗎?我現在不是好好的嗎?我不是努力在做認為該做的事情嗎?我不是也做的好好的嗎?

 

牌面上畫著一個鳥籠,鳥籠的欄杆顯得朦朧,好像漸漸在消逝中。鳥籠裡面有一隻鳥,那隻鳥還有翅膀,望著鳥籠外飛翔的鳥群。解說的文字說著,其實那些欄杆是不存在的,你是自由的,你任何時候都可以往外飛去,鳥籠其實也是不存在的,欄杆正在消失中。

 

昨天抽到的時候,我的想法是:我理智上知道,我是自由的,我是不受限制的。尤其在接觸了塔羅以及最近讀的許多書之後,我越來越相信我的自由。但是,那種感覺比較類似從一個門縫裡往自由的國度觀看一樣,我知道我是自由的,但是,我還不夠自由。

 

但是,今天早上,我看到我的鳥籠了。

 

早上我正在看占星的書,也拿起自己的占星命盤來看,才發現我很多顆星星的位置都是在比較不利的地方,也就是說,我即使有某些潛力,也很容易被拉扯,好像要往前走,後面卻有東西把我拉住,讓我走不動一樣。這個發現,印證了我平日對自己的觀察,我是個猶豫不決膽小如鼠的人,別人認為理所當然該往前走的時候,我會選擇放棄。即使每個人都認為我應該能夠做到,甚至可以做得很好,我也會因為害怕而放棄。

 

當我看到我的星盤上顯示出這些特質時,我忍不住悲觀起來了。一個人想知道自己的命,就是以為命裡會顯示出未來會更好,或是自己其實沒有想像中那麼差。但是,如果天生的命盤裡,就是顯示出很多不好的特質,甚至命運坎坷的時候,怎麼辦呢?我頓時有一種無力感。我也很想積極、努力爭取、充滿自信啊!可是,我的特質就是比較退縮啊!我能拿自己怎麼辦呢?

 

就在我這麼想的時候,我發現這就是我的鳥籠了。

 

如果我們都是光,我們都是宇宙中那個偉大能量的一部份,那麼我要看的是那個身為光的我,還是藉由肉身顯示的我?而我的特質,是光的性質,或是我在肉身的性質?

 

借用「一個新世界」裡的語言來說,我的退縮、猶豫不決、膽小如鼠,這些特質都是在外的,不是內在那個本我的東西。所以,真實的我是沒有鳥籠的,是自由的,任何一個人都是這樣。但是,是我們把那些外在的特質,放在四周,讓自己被關在裡面,然後告訴自己:我是無可奈何的,我是無力的。

 

命盤上顯示的是外在的我,在這個世界上的我,以及這個我在這個世界裡,將會遭遇哪些事物。但是,這是那個真實的、本質的我嗎?

 

我想到最近看的唐望的故事,當看見者可以看見另一個世界時,他可以在不同的世界穿梭。當他穿梭到另一個世界時,對他而言,原來這個世界就消失了。而對原來這個世界而言,是他消失了。既然人與世界都是相對的,都不是絕對的,都是會消失的。那麼「我」在「這個世界」的命運,真的那麼重要嗎?我要找到的是那個命盤上的我?或是拿掉命盤後的我?

 

寫到這裡,我明白了,每個人的命盤,就是自己的鳥籠。

誰能讓命盤不再起作用,他就自由了。

創作者介紹

巫婆的鍋子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