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加薩滿美夢迷你工作坊的時候,巫師要我們在一張紙上寫下自己目前感到最困擾的、最難過的、最缺乏的、最生氣的或最被傷害的事情。在巫師這樣講的時候,我立刻就想到:「我最困擾的事情就是,錢怎麼樣就是不夠用,總是沒有富足的感覺。」

 

於是,昨天晚上我抽到的就是倒立的錢幣6

這張牌可能代表富足,反過來也可能代表缺乏。可能代表給予,反過來也可能代表失去。

但是,用另一個角度來想,這張牌不也在問我們這些抽牌的人:什麼是真正的富足?什麼是真正的缺乏?

 

工作坊中,似乎有很多人對於參加薩滿巫術的訓練很有興趣,但是,李育青說:「參與這個訓練,是一條不歸路,那是一種生命的歷程,在這個歷程裡面,你生命中不需要的東西,都會被拿去。你不能走到一半說,我不想玩了,想把被拿去的拿回來。這是不可能的,被拿去了就被拿去了,時間不可能回頭了。」因此,他要每個想參加訓練課程的人,要慎重思考過,慎重做決定。

 

我先前在看「印加能量治療」時,真是對當個巫師超級有興趣,覺得如果能夠成為一個可以治療人的巫師,不知道該有多好。可是,當我就坐在巫師面前,腳邊就是巫師的治療包,聽著巫師溫暖的聲音時,我發現心裡那種激烈的熱情消失了,更為深刻與安靜的思想在我心裡形成。我知道並不是一時的熱情,或對巫術的憧憬,就可以隨便踏上那條路。我這個身體,這個容器裡面,裝了什麼樣的生命,也決定了我學習這些巫術之後,能夠發揮到什麼程度。巫術沒有對錯好壞,而在於使用的人具有什麼樣的生命品質,就能決定這個人使用巫術的品質。當我這個人還不夠堅強時,我就不適合去了解這些事情。

 

就像唐望針對小煙的學習所說的:「為了掌握那種力量,一個人必須過著堅強的生活,這種堅強的生活不僅限於準備期間,在經驗之後,態度也不可改變。」他說:「小煙太強了,一個人只能以毅力來跟他配合,否則他的生活會被擊成碎片。」

 

我覺得這句話裡面的「小煙」,可以代換成任何一種巫術、靈性療法或任何占卜能力。

 

因此,我覺得無論是哪一種學習,都必須等待時機成熟的時候,不用勉強,以免自己的生命無法承載。無法承載的結果,很可能不只是自己翻船,也會連累到其他人。

 

再回到李育青說的那段話。

那段話比較勾到我的部分是「你生命中不需要的東西,都會被拿去」。我抱怨著我錢不夠用,但是,會不會我生命中不需要的東西,就是多餘的錢呢?

 

錢幣6這張牌裡面,兩個人跪著,伸手出來接錢。

就像老闆付錢給員工,員工是位於比較低的位置。

當這張牌逆位時,也有可能代表這個員工不再接受這個老闆的支付了。那麼這是什麼意思呢?就是可能換工作,換個領域也不一定,甚至也有可能換成不用伸手拿老闆錢的工作。

 

想到這裡,不禁擔心起來:我是想換工作換到哪裡去啊?

雖然塔羅牌預示了一些事情,可是,生命還是要自己去走,所以,一個會塔羅牌占卜的人,對自己的未來也是很徬徨的啊!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禁止留言
  • ping
  • 我覺得育青老師說的很客觀,往往我們都只看到有趣好玩的那一面,卻忽略了過程中辛苦或孤單的歷練,需要有大決心和願意承擔才可以持續走下去。而且呀我自己也發現,上了這麼多課,最終最終就是面對自己,回到內到,而不在於在外在的追尋。

  • 沒錯, 你說到重點了

    Jade 於 2008/09/28 22:3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