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張牌,最近頻繁出現。
上次出現,是因為與基督徒鋼琴老師在宗教理念上有不同。這次出現,是與女兒學校老師在教育上的理念不同。然而,相同的是,我採取不爭辯的態度,只是我想做的事情,我一樣努力爭取,只是我不爭辯,不評論對方,也不表達我的不同意。

一整個晚上,坐在女兒的教室裡開親師座談會。
我感到整個教室的壓力沉重,空氣中充滿了混濁而不知所措的心情。每個家長都很擔心自己的孩子,他們關注干涉孩子的每一次創作,該選擇哪張作品參賽,該用哪一種色調,有沒有機會考上武陵高中。我坐在那裡,感覺我不屬於那裡。我對我的孩子設定的目標,都不在這些事情上面。

女兒的創作是不是能得獎,我不在意。我在意的是,她是不是享受到創作的樂趣?這次的創作帶給她的成就感是什麼?她是否在每一次的創作中,都學會獨立自主?

女兒是不是能考上好的學校,我不在意。我在意的是,她是不是了解她自己?她是否能為自己找到一條最適合自己的路?選擇一個喜歡的科系,一個適合的學校?

我與女兒談過她的考高中計畫。

女兒知道自己成績並不好,也知道以自己的能力,想要跟著一般人力拼全校排名,根本是天方夜譚。所以,她自己設定好了,她希望能讀公立高中的美術斑,即使是最後一名進去的,也無所謂。因為公立高中的學費少,她可以減少自己的負擔。但是,以她的成績來看,即使想要吊車尾進去,都很困難,要非常非常拼命才有辦法。所以,她要把術科成績提高,已經跟學校老師要求要參加學校老師的美術集訓,也要拜託自己的畫畫老師教她書法,因為術科裡面也包括書法的30分,她一點也不想少掉這三十分。

所有該努力的部分,她已經都去進行了。不過,她還是給自己留了一個後退的路,因為畢竟自己的分數與公立高中差距很大,到底拼不拼得上,她自己也沒把握,只能盡人事。萬一,還是考不上怎麼辦?她說,那時候,只好去選擇私立的高職,找自己喜歡的科系,像是美工、設計、或是美髮美容,然後努力賺錢還學費。

女兒已經這樣計畫好了,也照這個計畫正在往前走。
所以,對未來,女兒沒有疑惑,也沒有無來由的緊張,她做她能做到的,至於能得到什麼程度的結果,就不用去緊張了,因為不管緊張或不緊張,最後的結果都一樣會來。

我私下把女兒的計畫告訴老師,老師聽了也是深表贊同,但是,她不了解我告訴她的原因。我希望她放輕鬆,對於像這樣有計畫的孩子,她可以完全放手。而對於沒有計畫的孩子,可以去了解那些孩子的想法,引導他們找到自己的方向。這個方向不見得是要升上公立高中,或是一定要走美術。所以,並不需要恐嚇學生說:沒有進校排xxx名的人,就要處罰。這些恐嚇是不需要的,這些話只會讓那些孩子感到很有壓力,真的進不去排名的人,最後只能無奈的把老師的話當耳邊風,其實說了等於沒說,並不能真實提升戰鬥力,反而增加了老師與學生的對立。

所以,我只是希望老師放手,尊重每個孩子的獨立性與自主性,學習去引導學生自己做決定,我們不需要分分秒秒「盯」著孩子。

不過,老師雖然表達贊同我對女兒的態度,她還是繼續暢談她的帶班計畫,一樣是高壓的、緊迫盯人的。這些方式,讓我感到胸口很悶,很痛,讓人喘不過氣來。

當然,很多家長很認同老師的方式,因為這樣的老師是負責任的老師。
但是,在我眼裡卻只看到老師與學生之間的緊繃關係,以及老師身上背負的龐大壓力,老師的面容已經改變,與我第一次看到她的清純,截然不同。

於是,我坐在教室裡,覺得自己與這個教室裡的人,是毫無關聯的。
我依然有寶劍五的畫面中,那種贏得很挫折的感覺,也有被打敗的感覺。我無法加入那一群主流價值觀的家長之中,也很難讓他們看見,孩子在這樣的主流價值壓力下,無法找到自己的路,那種無所適從的感覺。我因為女兒的計畫很清楚,而感到很篤定,沒有慌張。但是,也對我無法幫助這教室裡的其他孩子,而充滿了無力感。

為什麼大人們看不見孩子們眼中的無奈、憤恨與茫然啊!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