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劍五,一張代表爭執、鬥爭、吵架的牌。

本來以為這一天應該不會發生什麼這類的事情,抽到這張牌的時候,只是想著:小心點,盡量不要碰到爭端。

不過,事情該發生還是會發生。

公司裡,一直有那麼一、兩個人個性詭異,不願意合作,還一直很計較自己是不是吃虧。所以,有時候請他們做點事情,他們的反應都是:「為什麼你不做,為什麼要我做?」當然,如果我們請他們做事情時,句子裡加上「老闆說要你……」,那麼他們就會帶著不好的臉色,勉強去做。但是,我實在不明白,你來到人家公司裡工作,發給你的事情你不做,那人家花錢請你來幹麻呢?

這一天,我正在趕著有時效性的事情,需請其中一個詭異的人配合其中一件事情。這傢伙一聽到我要求的時間限制,立刻說:「可是,我們部門的人都不在,我沒辦法做這件事情。」這是明顯的擺爛,如果一個員工無法想辦法達成他的工作,凡事都只有一句:我沒辦法。那老闆請你來幹麻呢?我要求他去請求別的部門支援他,他又頂一句:「我沒有資格跨部門去動用人員。」那請你的主管去動用呢?他說:「我的主管出差了,我沒辦法找他。」請你的主管的代理人幫你去調度呢?他說:「我的主管沒寫代理人。」其實,我認為我問他的這些話,應該是他要自己去想,而不是由我提出來。最後,我就只差一句沒問他說:那要不要我去跟老闆說,請老闆幫你調人啊!

我心裏很不爽這個人的做事方式,好像只要遇到困難,就可以把困難往上一報,就不關他的事情了,明明本來是他的工作,只要說一句:我沒辦法,就要別人幫他處理。尤其是只要他的工作耽擱了,就會影響別人的工作,可是,他豪不在乎。

我跟這位同事用內線交談,但是,Y老大跟我在同一個辦公室,這人也算是老闆之一,聽到那位同事那種說話方式,他也火大了,他說:你跟他說,不然我去支援他,我給他用好了。還是你問他看看,他是做人很失敗嗎?人緣那麼不好嗎?整個公司一兩百人,就沒有人肯幫他嗎?

這位同事其實很笨,我們這間辦公室是跟兩個老闆在一起的,無論我們電話裡說了什麼,做了什麼事情,兩個老闆都是一清二楚。不管我們欺負別人或被人欺負,都是公開在太陽底下,我們不做暗箭傷人的事情。今天他不肯為自己的工作想辦法,用盡說詞推託,要別人去幫他做的態度,就算我不跟老闆說,老闆聽我的對話,也聽得出來他在講什麼。

當然,Y老大那句火大兼開玩笑的話,我們只在辦公室說說而已,發洩一下情緒,我沒去跟那位同事說。只是他在老闆心目中的印象,越來越差。

上回有一次,有一天我請假,剛好當天國外的同事寫信來要我把一份文件做成英文。這份文件很急著要,於是,老闆請那位詭異的同事去做。結果等到我隔天來上班時,這位詭異的同事一早就內線找我說:「那份文件我來不及做,而且,這是N要你做的文件,那天你不在,所以老闆要我幫你做,那現在你回來了,就還給你。」我本來也覺得理所當然,我的工作我來做,這是應該的。等我掛了電話,才忽然想到:這是老闆交代要他做的事情,現在沒有經過老闆同意,我把工作拿來做,這樣妥當嗎?他不應該先向老闆報告說他沒有完成,然後希望交回給我做嗎?我用內線跟這位詭異的同事說,請他等老闆來上班時,跟老闆報告他沒有完成,事情轉到我手上等等,他也說好,他會報告,不過有沒有報告我就不知道了。

我趕著把文件完成後,傳給國外的同事,也沒有跟老闆談及這件事情,因為我想,如果由我去說,那就很怪了,我要怎麼幫他說沒有完成的理由?沒有能力完成?或是不願意做?不管怎麼說,都不好聽啊!雖然我很不爽他,可是,我也不想把小事鬧成大事。

過了幾天後,老闆神秘的找我過去說:「問你一件事。」
「什麼事?」
「那天N那份文件,詭異同事做了多少?」
「大概一頁吧!就是先前我們另一份文件裏,已經完成的那一頁英文。」
「那他怎麼跟你說的?」
「他就說這是我的工作,我那天請假沒來,他幫我做,我回來了,就要我做完。」
「哼!他幫你做?好,很好,哼!」老闆那個「哼」有一種你給我等著瞧的意味,他的秘書在旁邊聽了,跟我使了一個眼色,意思是「那傢伙完蛋了」,然後我們兩個人在老闆離開後,互相確認有沒有人已經告過這筆狀,秘書跟我保證,他沒有去告狀。
老闆怎麼知道這件事情的?我們都不知道。

總而言之,在這個公司裡面,不管是欺負我或秘書,或是硬要把工作推到我們頭上,都沒有好處。我是個個性比較弱的人,推到我身上了,我會擔心沒有去做,會耽誤到其他事情,有時候我會推回去,可是大部分時候,都怕耽誤到而順手趕緊完成。但是,短期內看到的是:「嘿嘿,我欺負到他了,我省下力氣不用作,因為推到他身上去做了。」短期的好處是有的,對方會覺得自己好像占了點便宜。可是,他不知道的是,老闆都知道這些小動作,因為我的所有一切都是暴露在老闆面前的,老闆詢問我手上的工作時,我不會加油添醋陷害對方,但是,我也不會為對方遮掩,一定據實以告。

所以,這位詭異同事雖然暫時好像打贏了,好像成功的把事情推到我身上了,可是,他不知道的是,在老闆心目中,他已經是黑名單一名了,現在就等好機會把他一腳踩下去了。而且,因為詭異同事不只對我這樣,對秘書也是這樣。所以,
不只是老闆在等機會,秘書也在等機會想要用力踩他。

說起來,我雖然被他擺爛的有點胸口鬱悶,氣血不順,不過在辦公室裡跟秘書吐吐苦水之後,也就沒事了,最後也還是嚴厲要求詭異同事把星期五當天該完成的事情完成了。

這樣看起來,我好像從最終的結果來看,這次我應該是贏了。
雖然他似乎到公司各個角落找人訴苦,好像說我逼他做他做不到的事情之類的,不過,這個沒有影響到我,我知道我沒有做不該做的事情,我只是要求他把份內的工作完成而已。因為我俯仰無愧,所以,不在乎他怎麼去說。

雖然我好像贏了,可是,我心裏不舒服。
我不喜歡這樣的作戰氣氛,不喜歡彼此扯後腳的感覺,不喜歡那種無法彼此合作的態度。
隨時想陷害彼此,想推託責任,每一個片刻都可能劍鋒相對砍殺對方,這些我都不喜歡。
一場廝殺之後,感覺一定是不愉快的。
這些感覺,真的很像寶劍5的感受。

我不喜歡這些,所以,我在想,以後抽到寶劍5,就要記得學會繞道而行,不要參與紛爭,想看看有沒有更好的對應方式,既可以不用委屈自己,又可以很聰明的回應,讓對方無法推託,我又不會捲入不高興的漩渦中。

不過,對我來講,實在是很困難,因為我的情緒太容易被挑起了,唉。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