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回到家,發現兒子特別的殷勤,我也默不作聲。我想,他知道我會找他談,他也知道自己有愧於人。所以,這種時候,他都會做點讓人不忍對他生氣的事情。不過,我認識他這麼久了,當然很清楚這個孩子在做什麼,看到他的舉動,我就更肯定他內心是有點愧疚的。

有愧疚就好辦,怕的是冥頑不靈,認為自己都沒錯,那就沒有進步的機會了。
我一整天就在想,我可不想淪為說教,所以,我只要提出幾個問句,給他去思考就夠了。當然,我還必須弄清楚,他對於他工讀處老闆所說的話,到底理解到什麼程度。可別人家對他的工作態度,已經不爽,但是用客氣的方式發飆了,他還聽不出來,那可就沒救了。

不過,看他那態度,應該是心知肚明了。但是,我怕他明明知道,又想逃避,假裝沒這件事情發生,那麼就失去了面對困境學習成長的機會了。

所以,我一歩歩逼近,要他把老闆談話內容,一歩歩講清楚。
因為我問他老闆說了什麼,第一次只說了一句幾乎沒什麼殺傷力的話。我想,這老闆不可能只講這一點啊!難道老闆客氣成這樣?
於是,我繼續問:「還有說什麼?」
就在我不斷的「還有呢?」之下,他才總算把老闆所說的話,全盤拖出。當然,最後一句是殺傷力最強的話。

「你聽得出來,老闆對你的工作態度很不滿嗎?」
兒子點頭。
「我想,如果是我,應該會立刻叫你不用來了,不會給你機會的。我花錢請一個人來,可不是要給他機會的,是要用的,沒有好好工作,我幹麻花錢?」

這孩子是個太過聰明,所以容易反被聰明誤,以為自己占了便宜,卻搞垮了自己的信用,以為自己做的小手段,絕對不會被發現。他哪裡知道,這個世界說糟是很糟,可是,就是很奇怪,經常就是法網灰灰,疏而不漏。他不管怎麼耍手段,媽媽我這裡就是消息靈通,甚至看他一個眼神,就知道有問題了。

繼續跟兒子談了一些工作態度的事情。
吃了晚餐,我正在休息。
兒子又走了進來,問:「可以幫我算塔羅嗎?」
「算什麼?」
「算這個工作,我學到什麼?」
「這還要算嗎?你跟我談,就可以知道了。」
於是,又幫他釐清在這次差點被開除的事件裡,有哪些教訓可以學習。
他說:「其實,這次學到這些事情,也很值得。接下來只好每天努力去證明了。」

希望他說的不是好聽話來哄人的,希望這次真有教訓到他。

倒是我自己,真覺得我的每一句問話,都像正義這張牌上的那把劍,一直在往下砍,一定要砍出真相來。並不是我不知道真相,而是要砍到讓他自己看見真相,然後去面對。因為沒有面對,就沒有成長。

這才是我的目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ade 的頭像
Jade

巫婆的鍋子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