牌面上的太陽很大,四周一片明亮,騎在馬上的孩子,張開雙手,像是無論遇到任何東西,都可以快樂的擁抱。對我而言,這張牌象徵著沒有疑惑,不再困惑了,任何新的概念,都可以毫不遲疑,張開雙手擁抱,就像牌面上那個孩子一樣,可以用天真的心態去面對。

在我開始接觸塔羅牌的時候,我也有一些些困惑或遲疑。我曾經受洗為基督徒,也曾經很熱中於教會活動,也在教會裡服事過,只是我漸漸離開,最後完全脫離,即使如此,我仍然認為我是個基督徒。但是,塔羅牌的神準,讓我不能把塔羅牌當作一個遊戲而已,也讓我不斷想起聖經裡提到的「惡靈」、「假先知」、「惡魔」。雖然,我明明沒有做壞事,明明在算塔羅的時候,是抱著幫助人的心情,事後也證明來找我的人,都因此有了一些幫助,可是,聖經曾給我的制約,讓我很難跳脫出來,總害怕自己是在做壞事。

這種心情也在我閱讀「天堂之旅」時跑出來,「假先知」三個字不斷跑出來擾亂我,讓我不知道該不該相信這本書。但是,這本書明明激勵了我,明明讓我更積極面對生命,而書中比較沒說清楚的地方,我也看見,也期望作者對那些他說的比較模糊的部分,可以在下本書裡,看到他的解說,畢竟作者也是一歩歩了解中,有些事情還不知道,他當然無法講,甚至講過的事情,也可能會出於他的誤會或他沒問清楚而講錯,必須事後更正的。所以,我願意等待作者,在未來把整個靈界的結構,講得更清楚一點。不過,他目前講的部分,就已經讓我很受幫助了。明明這本書是讓我獲得幫助,甚至也幫助我女兒面對死亡,為什麼我還要被「假先知」這三個字擾亂呢?

直到我讀「明日之神」,才比較解放我。

究竟是誰來審核,說誰是假先知,誰不是呢?如果還是由人來評斷,那麼我憑什麼相信那個下評斷的人?相信或不相信,最終還不是要靠我自己的決定?那麼為什麼我不能靠我自己來決定,我要相信誰?難道我要等教會的牧師來幫我決定?等教廷的教宗來幫我決定?但是,他們的決定,我又相信嗎?

沒有人有資格評斷一個人的對錯真偽,我等待別人來幫我決定誰是真的,其實,是我自己不肯為自己負起責任。

我擔心蘇菲亞的通靈是假的,他所說的不是真正的真相,或是也許他誤解了,傳達出錯誤的真相。但是,我問我的心,她所說的對我有沒有幫助?是正向還是負向?既然有幫助,既然都是正向的影響,為什麼不選擇相信?

「明日之神」裡說,神透過每個人說話,不只透過一個人說話,透過每一本書說話,不只透過聖經或佛經或可蘭經,神透過所有的萬物說話。沒有哪一本書,把所有的真理都說完了,沒有一本書是完整的。

因此,「天堂之旅」就像這世界上任何其他一本書一樣,必然也傳達了某部分的真理,我選擇我認為可信的、對我有幫助的部分去相信,有何不可?這世界上沒有所謂的假先知或真先知,沒有誰是正牌的,每個人都展現出部分的真理,我們則是從每個人身上學習我們需要學習的。也沒有人有資格論斷誰是真先知或假先知,沒有人可以成為絕對的權威。

我漸漸有一種雲霧散開的感覺,曾經限制住我的教條,漸漸解開。以前那種一邊遵守教條,一邊感到疑惑的感覺,已經往後退開了。我漸漸可以接受我是一個「可以幫人算塔羅牌的人」,或是被稱為「巫婆」也不會排斥了,不然,先前會很擔心自己成為聖經裡所說的「假先知」。

那種感覺就像是個孩子,帶著空白的,沒有任何先入為主的成見的心態,帶著像個愚人一樣的純粹熱情,擁抱這個世界。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