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作戰,跟許多人戰鬥著,但是,我處在優勢的位置。是我去挑釁人,才造成戰鬥的狀況嗎?不是,是有人來挑釁我,使我不得不迎戰,我處於防守的那一方,不過,我的位置比較好,比較高,有利於防守。

看到這張牌,我立刻出現的就是這些想法。
也讓我回想起今天老闆跟我之間的對話,短短幾句話,已經砍殺了一個人。

事情的開始,是上個星期五。那一天我請假,沒有去上班。正好當天有幾份很急的文件臨時需要翻譯成英文,而隸屬於總經理室的人裡面,除了我之外,還有另一位小姐會英文。不過,平常這類工作都是由我負責,因為這些文件都是跟老闆有關係的,那位小姐平常負責另一位主管的業務。

但是,那天我休假,老闆就親自去跟那位小姐交代,要他把這些文件完成,也在那位小姐面前交代了秘書,要秘書轉告我,這些文件已經請那位小姐做了,我要是看到信,記得不用再翻譯那些文件。那位小姐看了這些文件交辦的往來信件,可能發現這些文件本來是我的工作,可能不甘願幫別人作事情吧!那天五份文件中,他只做了其中一份我們本來就已經做好英文稿的部分。

星期一我休假回來,一大早還沒開始上班,我連信件都還沒打開來,完全不知道上星期發生過什麼事,這位小姐就按內線給我,她說:「妳星期五不是放假嗎?」
我回答:「對,怎麼了?」

「那天國外那位廠長,要妳翻譯一些文件,妳沒來,老闆交代給我,我幫你做了一點,可是,那天太晚才拿到資料,我不夠時間做。還有很多專業的用語,我也不清楚,這些我都跟我主管說過了,所以,就轉回去給你做了。」

我聽到那位國外廠長的名字,就是隸屬於我的管轄範圍,他交代的事情,當然是我來做,所以,她這麼說,我也沒多想,就想說反正本來就是自己的工作,理所當然休完假就要做,也就隨口說好。

就在我打開我的信箱,發現老闆秘書有給我一封信,特別註明這份工作是老闆交代給那位小姐做了,要我不要做。我才覺得不對勁,老闆都已經指名要她做了,表示這份工作已經派給她了,那我拿回來做,不就變成我違抗老闆的命令?變成我無視於老闆的指派,自作主張改變老闆的指令?萬一我努力做完了一堆文件,還被老闆罵多事,那可怎麼辦?或是老闆認為我不尊重他的指令,那怎麼辦?

我嚇了一跳,趕緊按內線跟那位小姐說:「我剛才看到秘書給我的信,說這份工作老闆已經交給你做了。所以,我想,如果你沒有要繼續做,或是妳覺得妳沒辦法作,請你自己直接跟老闆說,這樣比較好吧?」

我的意思是,她跟老闆說了她無法完成之後,老闆再決定是否要把工作轉給我,這樣才是對的。不然好像我們都沒把老闆看在眼裡一樣。

那位小姐說:「我上星期已經跟我主管說了。」
我提醒她:「但是這份工作是老闆派給你的,你應該要對老闆負責任,你要自己跟老闆報告。讓我去說,可就不太好了。」
她說:「可是這是你星期五沒做的事情…….」
我沒等她說完就說:「這個是另一回事,老闆請你做的事情,請你自己去告訴老闆你沒辦法作。」
她說:「好,老闆那邊我會自己去說,那這些文件就給你做了。」

後來我又向秘書求證整件事情,知道我的了解是沒錯的,秘書也很驚訝這位小姐怎麼會不把老闆說的話當話,老闆交代給她的工作,竟然又退回來。不過,我們跟那位國外的廠長確認過後,發現那幾份文件必須在星期一全部譯成英文,他們當天開會要用,我只好馬上埋頭苦幹,不然,要跟那位小姐溝通到讓她完成這些文件,恐怕已經不知今夕是何夕了。

我跟秘書都想息事寧人,所以,我就暗暗把工作完成,秘書雖然知道我當天發生的事情也氣的半死,但是,也不想把事情鬧大。我們兩個人都沒跟老闆說,我文件做好就傳給那位國外的廠長,給他趕緊去做要做的事情。

我本來以為事情就這樣過去了,那位小姐到底有沒有膽量跟老闆報告他沒做這份文件,我也不知道。

結果,今天老闆突然抓了一個小空檔,逮住我說:「妳現在忙什麼?」
「在忙出貨。」
「有沒有空?」
「有什麼事嗎?」
「我問你一件事。」老闆說。
「什麼事?」我完全不知道老闆要跟我說什麼。
「你星期五不是請假嗎?」
剎那間,我以為他要問我這星期五又要請假的事情咧,我還傻傻的說:「對。」
「那天我要樓下小姐作國外廠長那些文件,結果那個小姐怎麼跟你說?」
咦?這時候我才知道,他在問那件事情。
「她就說那是我星期五沒來,我要做的文件,她幫我做,可是來不及,要我繼續做完。」我照實說,但是,不敢每一句都說出來。
老闆哼了一聲說:「是喔!她幫你做喔!哼!」臉上露出的笑,是那種你給我等著瞧的某種凶狠可怕似笑非笑的笑。

我不知道老闆怎麼知道整件事情的,我發現他可能早就一肚子氣,只是來跟我求證而已。我不敢再多說,他的秘書在旁邊也很驚訝,老闆轉頭離開,秘書趕緊小聲跟我說:「我沒跟老闆說喔!」我也無聲的回他說:「我也沒跟他提過啊!」
但是,我們都知道,老闆那口氣,是在生氣,那個小姐應該完蛋了,不過,我也很擔心我完蛋,因為我把他交出去的工作,擅自拿回來做,實在心裡也是很忐忑的。

未來還會有什麼發展,我也不知道。
只是今天抽到這張牌,我就看見自己的位置。
我知道老闆信任我,至少每次請吃飯我都有吃到,除了我自己時間上沒辦法配合之外。
我知道我的位置確實站在比較高的地方,想要占我便宜或欺負我的人,其實最後都占不到便宜。雖然我可能付出比較多勞力,也總是把吃虧當作佔便宜,表面上看起來,我總是比較吃力。可是,我覺得我做很多事情,也學到很多,我其實很感激這些人設了那麼多關卡給我學習。

而他們以為他們占了便宜了,斤斤計較誰做的多,誰做的少。可是,老闆全都看在眼裡,我以為我沒去說,老闆就不知道,其實,老闆全都心裡有數。

所以,我看起來是在防守,好像很辛苦,可是,最後受傷的卻都不是我。
當下面對這些人、這些事的時候,心情也是很低落,不過,我把這些當作我人生的課題來面對,也就覺得比較能度過去。

其實,我覺得權杖7這張牌來看,那個較高的位置是個攻守都容易的位置。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