負傷休兵。
我一抽到這張牌,第一個念頭就是這四個字。

這一整個禮拜,我一直感到胸口,也就是很多人說的那個第四脈輪的地方,感到非常悶,好像整個被阻塞住了,很不舒服。但是,不是生病那種不舒服,是一種塞住,很沉重的感覺。

到了今天,白天被某個同事氣到胸悶更嚴重之外,還連第三脈輪的地方,也悶了起來,從第四到第三這一條線,整個像是高速公路被塞住一樣,動彈不得。

其實,我本來對這七個脈輪,是不太熟悉的。我只在我手上的其中一本塔羅書中看到過,看了也是過眼就算了,沒有太仔細研究。只是這一個禮拜看了好幾個巫女巫師的網頁之後,對這七個脈輪漸漸熟悉起來。就在被氣到整個人好像塞住了一樣(不是整個人啦!只有那個區域而已),我就突然想到這不就是那七個脈輪的其中兩個位置嗎?

所以,我想,我應該受傷了,該修理一下。
但是,我不知道這種地方受傷了,要怎麼修理。我已經跟一個與我比較要好的同事訴苦了,兩個人也一起用力臭罵那些個爛同事(當然是暗中破口大罵),照理講情緒也發洩了,可是,那塊地方還是有塞住的感覺,還是感到非常沉重,有點像抱了一塊石頭放在裡面一樣。

我在某個跟薩滿巫術好像頗有淵源的網頁上,看到一種吸氣吐氣法,就是吸氣時,是吸進悲傷痛苦的氣,然後呼出喜悅快樂的氣。我就想,說不定我可以用這個方法,把生氣轉化掉。所以,我回到家,晚餐過後,就洗個澡,放了冥想音樂,開始吸進生氣的氣,然後呼出快樂喜悅的氣。持續做完一首曲子之後,好像從第二首曲子開始,我就開始打嗝。我實在不明白為什麼會這樣,是用力吸氣吐氣就會這樣嗎?還是某些吸氣吐氣不能亂學呢?

我不知道,反正我就是一直打隔一直打隔,我做完三首曲子的時間,期間只要打隔太嚴重,我就停下來,休息一下,然後再繼續。一直到我現在,在打文章的現在,也還有間歇性的打隔出現。

那種打嗝不像是不由自主的那種打嗝,是那種好像從裡面有什麼東西,就是要把他嗝出來一樣。不會不舒服,只是不明白為什麼。但是,吸氣吐氣越作越順,好像本來塞住的地方,有點通了,吸氣比較不會那麼難過了,吐氣也容易多了。

我現在舒服一些了,不過,我覺得沒有全好,我想這幾天我每天都要做。總而言之,保持警戒,但是,先讓自己生養休息一番。

星期天還有一個塔羅牌要算,我想,休息這兩天,應該屆時會有能量可以幫人算塔羅吧!

今天還發生一件事情,讓我有點擔心自己是不是得了幻聽的毛病了。

我坐在我的辦公桌前面工作,正在電腦上寫一封信。突然我聽到我右前方傳來很低頻的唸頌聲,有點像唸咒語,也有點像我們辦公室某個會計,在計算東西時的唸唸有聲。我以為又是那位會計,一開始並沒有抬頭去看,可是,那聲音越聽越不像是會計那種不規律的唸數字的聲音,比較像規律的唸咒語聲,那聲音很清楚。於是,我抬起頭,往聲音來處看去,那個位置是空的,那位會計根本不在位置上,可是聲音還在。

我問我前面那位最愛一邊看電腦,一邊自言自語的老闆秘書,問她:「妳剛才有沒有說話?有沒有自言自語?」
她很驚嚇的說:「沒有啊!妳不要嚇我。」
辦公室裡靠我右邊最近的那兩個人,也確定沒有說話。
在我求證的時候,那聲音停止了,我聽到老闆娘的手機聲音響著。
有人就說,可能是我聽到老闆娘的手機了。
但是,立刻有一堆人都說那也不可能是我形容的那種低頻的唸咒語聲,因為老闆娘的手機鈴聲是很容易辨識的上海灘。
不過,大家的結論是:那就當作是聽到老闆娘的手機鈴聲好了。

可是,我自己卻有點怕,我會不會有什麼幻聽或是什麼精神分裂的前兆啊?我聽到那段咒語聲的時候,腦中浮現的是我前兩天夢中夢到的一位老婆婆,那個老婆婆看起來像是原住民的長者,對我說著我聽不懂的原住民語言,像是四個字四個字串成的句子。聽起來很像是在教誨、祝福、解說之類的。聲音聽來像在吟誦,跟我今天聽到的那種類似唸咒的聲音又不一樣。

我大概看太多巫師的網頁了,大概有點錯亂,還是聽話,暫時休兵養傷好了。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