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久前,幫朋友2算塔羅時,因為很準確,朋友忍不住說:「說不定你是個巫婆。」還建議我請通靈的朋友去看看我的生命藍圖。

從那時候開始,我就常常在想:真的耶,說不定我是巫婆。可是,又覺得不太像,人家很多巫師巫女,都有一些奇特的經歷,我卻一點都沒有,應該說毫無天份才是。所以,雖然我也很希望我是那個可以唸唸咒語,就可以讓掃把飛起來的巫婆,但是,很可惜,我並不是,至少不是那種一出生就註定要來當巫女的那種人。

那為什麼一個毫無「靈力」的人,初學塔羅,就可以算得很準確呢?這是我一直無解的問題,後來也覺得不用去解,反正這個宇宙就是有一種力量,而這種力量就是要我把塔羅算正確,大概是想都這麼努力在學了,不算正確不就浪費了這些時間跟精力了嗎?我猜也算是這個宇宙能量對我的疼惜吧!

在幫人算塔羅的過程裡面,一直有一個很大的恐懼在我心裡,那就是:我要是一個講錯話,毀人一生怎麼辦?「講錯話」這個困擾,一直讓我很煩惱。甚至最近一次占卜,很怕自己講錯話,毀人一生,我還把占卜結果修改了一下,修的稍微圓滑一點,稍微不傷人一點,不過,事實證明這樣祇會讓對方感到混淆而已。而且,現在占卜越來越期望跟被占卜者面對面,我需要面談來印證我的占卜結果,也需要面談來幫助被占卜者。

但是,這些內在湧現出來的渴望,都跟一件事情有關:「說話」、「傳達我的想法」。而這卻是我一直感到害怕,怕自己說錯或說的不好,害了別人。

我不知道別人幫人算命或占卜的時候,有沒有這類的擔心,但是,我就是擔心的不得了。

直到我看了「靈魂的符號」之後,我終於懂了。
從我星盤上的南北交點來看我此生的課題,我發現塔羅牌或占星這類工具,是來協助我練習說話的。

跟我很熟,聽過我侃侃而談一些思想的人,會認為我是個很有口才的人。我也認為我的表達能力不差,也很有機智,至少不是口拙的人。可是,很奇怪的是,我卻毫無自信,我對於說話很恐懼,總覺得會說錯什麼。

比方說,我在講外文的時候,會議現場上,我明明就知道在場沒有一個人語文能力強過我,我知道這些人都要靠我,我也知道我有能力,可是,一開口卻又開始不知所云起來,腦袋一陀都是豆花。當然,我還是勉強完成了任務,可是,卻總是感到懊惱,總覺得我應該可以做的更好,為什麼卻沒有?而且,每次一被通知要去跟外國人開會,我就開始緊張到全身冒汗。

我對說話的恐懼,導致我在任何場合都保持沉默,除非在我很熟悉很放心的人面前,否則基本上大家會認為我是個沉默寡言、文靜的女人。但是,一但讓我放心起來,我的性情就變了,變成一個有話藏不住,非說不可的人。

因此,我發現我的個性其實是愛說話的,但是,卻潛藏著對說話的恐懼,實在矛盾,怎麼會這樣呢?

我從星盤上找到了線索。
很可能是我在前世的時候,在說話方面受到挫折過,可能因為說話遭到責罵之類的,所以對說話帶著恐懼。

這讓我想到,我一直以為是從小媽媽的情緒變幻莫測,我總是不知道說了什麼,媽媽情緒就不好,所以影響我不敢亂說話。可是,觀察我的弟弟們也一樣在這樣的媽媽手下長大,我的大弟到現在還是毫無懼怕的說他想說的,就算媽媽又演悲劇飛奔回房間掉眼淚,他似乎也不會有恐懼。所以,我在想,應該是我天生的性格裡面,就含有這類的因子,所以,會特別受到影響。而這種天生的因子,不就是前世帶來的嗎?

因為我前世在說話受過挫折,如果我就此逃避的話,那麼我永遠學不會說話,永遠感到挫折。我相信人來到世界上,就像是來上學一樣,是要來學習某些功課的。於是,我在我的今生任務中看到,我要做一些說話的工作,而且,這種說話的工作是要幫助別人的。比如說,當老師的話,就是幫助別人學習。當心理治療師的話,說話也是幫助人。而我在擔任口譯,也是一種說話的工作,只是助人的程度比較低,沒有辦法幫助到心靈。

口譯工作,就是逼我說話,逼我面對說話的課題。
但是,我的生命課題中,還有另外一項:那就是我的孤獨,我總是獨自一人,我必須學會跟人群在一起,跟人對話。
什麼樣的事情會讓我又幫助人、又練習面對說話、也練習面對人呢?
塔羅牌是一項很好的工具。
我學了塔羅,如果不能使用,我會覺得很難過。那我就必須去幫人算塔羅,可是,我一直是獨自一人,要幫人算塔羅,就必須出現被占卜者,於是,我必須學習讓自己去面對另一個人,那個被占卜者,或者是自己去尋找可以給我占卜的人。這類事情對我來講,都是很大的挑戰。我習慣一個人,我不習慣做這種類似行銷的事情。可是,這卻也是我這一生很重要的課題。

於是,我開始明瞭一件事情。喜歡學語言,不是偶然的,是我的生命藍圖中擺放的一個情境,要逼我去說話。遇上塔羅牌,也不是偶然的,除了一開始感到有趣之外,漸漸感受到想幫助人的慾望,現在又發現原來這也是要逼我面對「說話」這個課題的工具,幫人算塔羅,就一定要說話,一定要表達。

這也讓我發現一件事情,原來生命中有很多時候,我們以為我們正在付出,可是,其實在付出的同時,我們也同時有獲得。我以為我在算塔羅牌的時候,我是在幫助別人,然而,得到最多幫助的卻是我,因為我在完成我此生的其中一個課題。

現在我知道,我的塔羅會準確,不是因為我天生有女巫或靈媒的體質,我不是屬於那一類的人。我是一個可以努力學習這類事物,而且可以學好的人。而這個宇宙的能量為了讓我練習說話,像個母親一樣帶領著我,讓我的塔羅準確,讓我不會繼續莫名其妙的挫折感,要我放膽去說,這個部分讓我感到很溫暖。

於是,現在來找我算塔羅的人,在我眼裡都變成了來協助我完成我生命課題的人了,一有這個想法,就突然感激起來了,感激所有因緣際會來到我面前的人,這些人都是來渡我的佛。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