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個禮拜前,兒子女兒照例在星期天與孩子們的爹出去遊玩,可是,當他們回到家時,明顯感覺到兩個孩子之間,有種很低的氣壓。本來以為是兩個孩子在爸爸車上吵架了,可是,仔細觀察兩人的舉止,看不出有深仇大恨的樣子,卻反而有種同仇敵慨的氣氛。

「你們怎麼了嗎?」
『我們叫爸爸把妳的書寄來給妳,可是,爸爸不答應。』兒子回答。
「是嗎?那就算了啊!你們很失望嗎?」

當我離開丈夫家的時候,因為擔心娘家的小房間擠不下那麼多東西,我有一整面牆的書與一落特大號書櫃,都放在丈夫家,並沒有搬出來。現在屢屢想到那一大櫃書,心就覺得很痛,像被挖了一個大洞。

最近女兒迷上了詩詞吟唱,我想起我讀五專時期,在國學社拿到很多詩詞吟唱的講義,上面有很優美的古曲譜,比女兒在學校學的那些曲調要好聽多了。可是,年代久遠,我已經不太記得怎麼唱了。當時,曾忍不住歎說:「如果那些書可以拿來這裡就好了,我有很多資料,都可以給妳。」

那時候,我們曾討論過,有沒有可能叫爸爸幫我整理書,然後請他寄貨運來給我。今天,兩個孩子可能就是去跟爸爸提要求了。因為兒子也對我其他的書感興趣,兩個孩子都跟我一樣渴望拿到那幾百本的書。

面對我的詢問,兒子說:「還好啦!」
「不會很失望?那麼會不會生氣?」
兒子還是說:「還好。」
但是,我一轉頭,卻看到女兒頭一低,眼淚就一滴滴掉下來,似乎還可以聽到那一滴滴淚水,滴到水泥地上,啪噠啪噠的聲音。
「妹妹,妳很傷心嗎?」
女兒像洩洪似的,邊哭邊說:「我們就叫爸爸幫妳把書寄過來,可是,爸爸說,媽媽又不是他的什麼人,他為什麼要幫媽媽整理?」
兒子立刻跟進:「對啊!他還說,我們要是再吵,就要把我們趕下車。」
「哼!就算趕我們下車也沒關係,反正這附近的路,我也認識,我可以找路回家。」女兒帶著怒氣,淚水還是繼續滴。
「反正我們也可以去找電話,打電話給妳,妳就會來接我們了。」兒子更是不屑的說。

「妹妹,妳這麼傷心,是因為爸爸說的那些話嗎?」
「哼,我才不怕他,趕我們下車有什麼關係?反正,妳一定會來接我們的,妳也一定會讓我們回家的。」女兒說。
「爸爸說要趕你們下車,讓妳有一種爸爸不要你們的感覺,所以,妳才會這麼傷心?」
「嗯!」就這麼一聲,接下來女兒掏嚎大哭,一邊哭還一邊說:「我才不怕,反正妳一定會要我們的!爸爸不要我們也沒關係!」
「所以說,妳並不擔心,妳只是感到傷心而已?」
「哼!他是爸爸耶!怎麼可以講這種話?」女兒說。
「妳覺得這個爸爸,竟然講這種話,竟然不要自己的小孩,讓妳很生氣,也很傷心?」
「對啊!」女兒回答。
「除了這句話,還有沒有讓妳難過的事情?」
「他還說妳不是他的什麼人耶!可是,妳是我們的媽媽耶!他怎麼可以說不是他的什麼人?」女兒氣憤難消得說。
「他說這句話,也讓妳很難過,是嗎?」
「對啊!他怎麼可以這樣講?你們又還沒離婚!」兒子在旁邊插嘴說。

「妳最傷心的,是不是其實妳還抱著一點點希望,希望爸爸跟媽媽還可以在一起。本來爸爸不願意離婚,讓妳有一點點希望,可是,現在爸爸竟然說他跟媽媽沒關係,就表示兩個人完全沒希望了。這讓妳非常失望,對嗎?」
「嗯!」女兒已經沒力氣說「是」或「不是」了,總是一個「嗯」之後,就繼續大聲哭。

我轉問兒子:「你呢?這兩句話,會讓你很難過嗎?」
兒子聳聳肩說:「我沒什麼感覺。」
「你覺得無所謂?」
「對啊!他要不要我們,我沒關係啊!我只要能跟你在一起就好了。」兒子說。

兒子對爸爸一向比較疏遠,女兒卻是一直比較黏爸爸的。兩個人對同一件事情,有不同程度的失落感。兒子感受到的衝擊較低,女兒感受到的衝擊較大。

就在我準備晚餐的時候,女兒在黑板上寫著:「臭爸爸。」
我瞄到了,順口開開玩笑說:「咦?你在發洩生氣嗎?爸爸變成臭爸爸啦?」
「對啊!」女兒回答,想了一下,又說:「不對,他已經沒資格當臭爸爸了,他是臭XXX。」
女兒連名帶姓的把爸爸的名字前面加上一個「臭」字,還一直跟我說:「我不原諒他!」

我逗著女兒:「你不原諒爸爸喔?那你下個禮拜,要不要跟爸爸出去玩?」
「我不要去!我要360天都不原諒他。」
「360天?那是一年耶?你一年都不跟爸爸出去玩啊?」
「對!我一年都不原諒他,都不跟他出去玩了。」
我問兒子:「你咧?」
「我隨便!」兒子笑笑說。

於是,第二個禮拜,女兒果然堅持不跟爸爸出去玩,於是兄妹兩都留在家裡,陪我晃來晃去。

不過,女兒所謂的「要生氣360天」的說法,在第三個禮拜就瓦解了。
「這個禮拜要跟爸爸出去玩嗎?」我試著問。
「我要。」女兒說。
「咦?你不是要360天都不原諒爸爸?」
「嘻嘻!」女兒笑了。
「那你14天就原諒囉?」我問。
「沒有,我還有生氣啊!可是,我要去花爸爸的錢,把爸爸的錢花光光!」
「啊?你是用花爸爸的錢來報復爸爸嗎?」
「對啊!」
「然後,也可以發洩自己的生氣?」
「對!」
「你覺不覺得也許可以去告訴爸爸,你在生氣?而且告訴他,你在生氣什麼事情?」我試著想要讓孩子去向爸爸說出自己的感覺。
「講也沒用啦!他是爛人,根本不會聽的。」女兒說。
「對!說不定一說又要把我們趕下車!」兒子也贊成女兒的想法。
「要不要試試看?說不定他聽得進去啊!而且,最壞也不過趕下車,真的被趕下車,我再去接你們囉!怎麼樣?」我繼續鼓動。

「不可能啦!我才不要。」女兒說。
「我也不要!」兒子說。

說真的,我很瞭解女兒、兒子在跟他們的爹溝通時,那種撞到牆壁,還被痛罵一頓的感覺。因為這幾年來,我發現這個男人,似乎越來越難溝通,尤其是牽扯到我的事情,他總是先發頓脾氣再說,至於要談的是什麼事情,他根本沒聽進去。

所以,真的,同樣的話問我,我也會說:「我才不要去跟他談咧!」

那一天,晚上睡覺前,一向主張維持現狀,並不贊成媽媽跟爸爸離婚的兒子,竟然要求我跟爸爸離婚,而且,在我表明是爸爸不願意,真的要離婚,可能只有上法院,而且,還可能要打監護權官司,孩子也可能要上法庭等等非常難堪的狀況之後,兒子說:「那就去法院啊!法官也會問問我們的意見吧?那我一定說跟你的啦!」

這時,我才發現,兒子受到的衝擊也不小,只是他是那種會壓抑在內心的人。此時此刻,咬牙切齒說要離婚的兒子,才終於讓氣憤表現出來。

「我現在才瞭解,其實,你也很生氣,氣的希望媽媽趕快跟爸爸離婚,對不對?」
「對啊!」
「所以,你真的很生氣囉?」
「還好。」兒子還是靦腆的說。
「可是,你以前都說保持原狀的,現在卻要我離婚,應該表示這次的事情,讓你很生氣囉?」
「大概……有一點吧!」兒子說。
「那萬一離婚時,法官把監護權給爸爸,你們必須去跟爸爸住,怎麼辦?」
「哇靠!要是我們給爸爸養,一定會被養死的啦!」兒子誇張的說。
「有那麼嚴重啊?」
「當然!逃也要逃回來!」

跟兩個孩子都談過之後,我突然想到一件事:如果,我當時也在車上,而且,我跟孩子的爹易位,我變成孩子的爹。孩子們提出了一個我很不爽的要求,我一口回絕之後,孩子們還繼續討價還價,那麼我還會很客觀的跟孩子們釐清感受嗎?或者我也會衝口說「再吵就給我下車」?然後一直氣孩子們不懂事,氣孩子們這麼煩?

我之所以可以這樣慢慢的跟孩子們釐清整件事情的感受,只是因為這個摟子是孩子們的爹捅的,與我無關,我無須負責,而且,整件事情我沒參與,對這件事情,我沒有任何情緒。所以,我能這麼平順的去釐清孩子們的感受,並且以輕鬆的態度看待。也因為孩子們的爹沒有跟我住在一起,隔開來了,就不會把一堆情緒攪在一起。孩子們也因為暫時與爸爸隔離開來了,比較不會繼續情緒亢奮,可以盡情的抒解情緒,甚至大罵「臭爸爸」,也不會被爸爸修理,使他們有空檔喘息、發洩,然後,隔一個禮拜,就又有能量可以跟爸爸一起出去玩了。

可是,一般父母小孩整天在一起的家庭呢?
父母與孩子起衝突的時候,父母總是忍不住要立刻當下解決,可是,常常越急,事情就越僵。從這一次的事件,我發現,原來分開住也是一件好事,強迫雙方分開來,冷靜之後,就能理智處理。
所以,我突然想,衝突產生時,如果孩子把自己關在房間,不想跟你說話的時候,也許,父母該尊重孩子想獨處的決定………。

畢竟,孩子也會生氣,也會有想洩憤的時候。學習生氣的感覺,與處理生氣的情緒,也是人生很重要的課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ade 的頭像
Jade

巫婆的鍋子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gtea0609
  • 生氣的感覺的確是這樣
    一次二次不放在心上
    當越來越多後就呈現指數倍數的遞增

    學了塔羅後就比較會練習
    每次的事情都當重新整理完自己的情緒
    好去重新看待這一整件事

    這只是我的簡單心得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