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下午,我跟兩個孩子去上親子陶土課。
三個人將六、七個作品分工,一人幫二∼三個作品上釉,我坐在兒子與女兒中間。
女兒正在為她做的一隻獅子上色,鬃毛的部分,全部上了黃色,身體用了土黃色。
這時候,陶土老師來到她身邊,看著她的獅子說:「你這獅子的毛,做得好漂亮啊!你上得釉是黃色的,對嗎?我覺得如果中間再加點土黃色或咖啡色,就是加點不同深淺的顏色,會變得更有層次感喔!你要不要試試看?」

女兒的眼睛不看老師,只隨便「喔」的一聲,給人一種不情不願、愛理不理的感覺。
老師又問了一次:「你願意試試看嗎?」
女兒往我這裡看過來,似乎要我幫她回答一樣,又好像不願意理會老師。當時,我的感覺是,我應該讓她自己面對,自己去處理事情,所以,我壓抑住想幫她回答的衝動,忍著,只跟她對望著。

老師又問:「你會試試看嗎?」
女兒看我不回答,她看也不看老師,很酷的回一句:「等一下再看看。」
那種態度,讓我聯想到四個字「傑傲不遜」。

當時,我心裡有點著急。我們總是被訓練著,當老師、長輩問你話的時候,你要恭敬的回答,就算不願意恭敬,至少也要出個聲音,回答一下,這才禮貌。怎麼可以看也不看老師,還悶不吭聲的,看著老師在那裡呆呆等她回答,我心裡覺得很煩躁,覺得這個小女生真是麻煩。

要是平常我女兒這樣對我,可能我等不及她的回答,就已經拍桌子走人了。這就是我的個性,我的個性急躁,並且輕易下結論。

課後,老師與父母們單獨做討論時,我提到女兒不回答,使我很生氣的事情,也把我的感覺說出來。

老師說:「奇怪,我看到的,跟你看到的,完全不同耶!」
我很好奇:「真的嗎?那你看到的是什麼?」
老師說:「我看到的是,妹妹聽了我的建議之後,猶豫不決,不知道到底該不該聽我的,不知道她到底該不該試試看我的建議。因為不知道,所以她不曉得要怎麼回答,所以,一直很尷尬,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我。我看到的是,一個需要長時間思考的小女生,因為還沒思考完,沒辦法給回答,而不知所措,很懊惱的樣子。」

我很驚訝:「咦?怎麼差那麼多?我看到的是,這傢伙又在鬧脾氣了,問也不回答,故意要惹人生氣。一副愛理不理的樣子,真是煩死了。」
老師說:「真的嗎?我們同一件事情,看法卻完全不同喔!剛才我問過之後,又去繞了一圈,隔了一段時間回來,我問她,這隻獅子好了嗎?我可以收起來了嗎?她回答我說,還沒有,獅子的毛還沒上好色,想加顏色。所以,那時候,她終於思考完了,做好決定了,我一問,她就回答我了,她並沒有不要回答,她不回答的時候,只是因為她還沒決定好而已。」

我跟陶土老師,看到的是同一副景象,可是,我們卻做出不同的解讀。

於是,我回想許多次我與女兒相處的狀況,確實發現女兒經常在我的催促下,氣得大哭,我也氣得不想跟她說話。
追根究底,只不過是女兒思考的時間,與我能給的時間不符合。我希望她在一秒鐘內反射回來,她卻需要十分鐘才能把整件事情想完,才能作決定。可是,在這十分鐘內,我已經急得跳腳,不斷催促,反而打斷她的思考,搞得她很火大,又被我罵得很委屈。

於是,現在我學會了一件事:給女兒時間。我需要一分鐘的事情,我就給女兒十倍的時間。
兒子跟我的速度與性急,是很類似的。
當兒子或我急起來的時候,我就立刻提醒自己,也提醒兒子,溫柔的宣告:「我們先讓妹妹想十分鐘,等妹妹想好,她就會來告訴我們。我們等一下,因為她需要的時間,比我們長。」

於是,我發現我們不再為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生氣,女兒也都能清楚表達自己的意見,不再為了還沒來得及說的話而生氣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ade 的頭像
Jade

巫婆的鍋子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