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天,下著微雨,整個辦公室裡面安安靜靜,來辦事情的人很少,抽取號碼牌的時候,前面的等待人數是1。因此,沒等幾分鐘就輪到我的號碼。

過去這幾年,我不斷的想像這一刻。想像中的我,會情緒激動,感慨良深,面對櫃檯的辦事人員,也會有點無法開口的侷促,也許我還會流下眼淚,以慶祝我嶄新的未來。

然而,在安靜的辦公室裡,我拿著號碼牌走向櫃檯,宛如我只是去辦個遷移戶口的手續一樣的平靜。在櫃檯前坐下,櫃檯辦事人員問我:

「請問要辦什麼?」
「我要辦離婚登記。」我的口氣平常到好像這是我的每天例行公事。
櫃檯人員瞄了我一眼,我的身邊只有我與兩個孩子。
「有判決書嗎?」
「有。」我低頭翻找我的書包。
「判決確定了嗎?」
「確定了。」我翻出了判決書與判決確定書的正本,交給櫃檯人員,那是一個口齒清晰,臉上不太表露出喜惡與個人意見的男子,態度和善。
「還需要什麼文件嗎?」我問。
「我先看一下。」櫃檯前的男子靜靜的翻著法院的文件說:「那就是辦離婚登記與監護權登記了?」
我傻傻的點頭,我到現在才知道,除了做離婚登記,還要做監護權登記。
「要做改姓登記嗎?」
我搖頭,喃喃說著:「不用吧?如果要,也要他們爸爸同意吧?」

孩子們聽到可以改姓,就在那裡搞笑的說什麼要改姓藤原啦、近藤啦,兒子整個囂張起來,竟在旁邊鼓譟要我再去嫁個日本人,他就可以換個日本姓了。這讓我有點不舒服,好像我是個隨便的人,也讓我有一種不受尊重,被嘲諷的感覺,也讓我覺得在外人面前,很沒面子,完全失了一個做媽媽的威風。

櫃檯人員還在幫我輸入資料,我正色的對兒子說:「兒子,無論未來你們要不要改姓,或你們要做任何事情,你們都不可以自己隨便亂做。你們永遠都是爸爸的兒子、女兒,你們要做任何事情,都需要得到媽媽與爸爸的同意。無論你對爸爸有多生氣,你這一輩子,他都是你的爸爸,你必須尊重他,不可以隨便對待他。知道嗎?」

兒子這才發現自己剛才的玩笑開得過火,臉色也正經起來,溫順的說:「我知道。」
櫃檯人員抬起頭來,也溫和的對兒子說:「媽媽說的沒錯,要聽媽媽的話。」
兒子又乖乖的點頭。
兩個孩子才稍微安靜了下來。
我想,或許離婚這件事情,歷經了在家裡我們三個人的持續討論,到後來真的去找律師幫忙打官司,然後,在法庭上兒子自願上前做證,與他們的爸爸針鋒相對,最後終於拿到判決書,來到戶政事務所辦理離婚。對孩子們而言,站在這個地方,看著媽媽辦理離婚登記,心情想必很難說給旁人聽,過度興奮的表現,或許只是在發洩心裡那些模糊的情緒。

整個辦公室又落入安靜之中。
我靜靜的等待,想像著拿到新身分證時,我會有多雀躍。
突然,音樂響起,是我的手機響了。
「喂?」
「もしもし?こうさんですか?」
電話裡傳來日本辦公室小姐的聲音,是日本的長途電話。
「はい。やまざきさん?こんにちは。」我一用日文回答,兒子女兒又一陣暴笑,原本安靜的情緒,又給激動起來。
面對著我的兩個櫃檯人員一起抬頭看我,我只能繼續講下去。
我跟日本分公司的小姐交代這幾天我放農曆年假的時候,她在日本要如何幫我把日本的貨出到歐洲去。
幫我辦理離婚登記的櫃檯人員,很快恢復平靜,繼續輸入資料。
坐在他隔壁的另一位櫃檯人員,也像兒子女兒一樣興奮的笑了,還趕緊俯過身來,看我的登記資料。
兒子在旁邊一直叫我要小聲一點,因為整個辦公室都是我的聲音。

這一幕情景,使我有一種詭異的感覺。
好像正在演一齣嘲諷人生的舞台劇,我正在舞台上,努力表現出怪異的心情。一個坐在櫃檯前辦理離婚登記的女子,內心只有一片空白,沒有苦盡甘來的感受,然後,突然接到一通工作上的電話,必須在工作與離婚兩種心情中,快速轉換。而身邊有兩個快要變瘋子的小孩,他們此時此刻的興奮,只是因為有個會講日文的媽媽,在一個安靜而莫名其妙的場合裡面,突然大聲說著日文,讓他們可以虛榮的炫燿而已。

但是,這些事情都跟我的離婚無關。
我總以為在我離婚這一天,所有人的焦點都應該放在我「離婚」這件事情上。
會講日文又怎樣?「離婚」是更重大的事情,是我人生中一個很大的轉折才對,難道沒有人了解嗎?改不改姓,也不重要,不管姓什麼,孩子是誰跟誰生出來的,照樣不會改變。但是,我「離婚」了,我的人生就跟原來不同了,至少我身分證上的資料就不同了,這麼大的事情,不該是今天的焦點嗎?我以為這一天會有很多人對我投以某種特殊的眼神,或是跟我談談離婚後一個女人有多可憐等等。我以為當我辦理離婚的時候,地球的轉動會有一點點不同。

但是,這個世界依舊照著原樣繼續運轉。
此時此刻沒有冬雷震震夏雨雪,江水也沒有枯竭,山稜也沒有移位。
孩子像平常一樣對外誇耀他們的虛榮。
櫃檯人員像平常一樣辦理著戶政事務。
離婚,對我週遭的人,沒有很大的影響,大家照過去的樣式繼續生活。
甚至對我而言,也只不過是將我生命棋盤中的某個棋子,轉了個方向前進而已,整個棋盤的大部份,依然維持原狀。

我從櫃檯人員的手上,接下我的新身分證。
配偶欄上再度成為空白。
沒有人對「離婚」這兩個字進行討論,或許是過去這幾年討論太多了,這一刻,我以為重點應該是在「離婚」這件事情上,可是,週遭的人早把離婚這兩個字拋開了。女兒討論著這張新身分證上的照片拍的不好,要是她幫我電腦修圖的話,就會怎樣又怎樣的美麗,兒子插上話說,身分證的照片不可以修。我開始搞笑的問:「從今以後,要填表格的時候,我就要填未婚了?」三個人開始大笑,哈哈哈,對啊!未婚,但是小孩有兩個。

兒子若有所思的說:「這下子我們家三個人都是單身耶?」
單身,對,單身,彷彿又回到大富翁的起點。
我以前以為「結婚」是一個圓滿的結局,沒想到結婚的後面,還有很多格子要走,現在走到「離婚」這一格,上面的指示是回到起點「單身」那一格。

回到起點,也許,這真的會成為我人生的另一個起點,而所謂的「起點」,也許也意味著是另一個開始吧!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貓玲玲
  • 小時候我爸媽離婚,我也上過法庭。

    不過智惠子,我覺得妳兩個寶貝很棒,他們懂得「舉重若輕」的道理。我們或許已經喪失這種本能,必須從事件中重新學習這種上乘功夫的心法,但是我總覺得,孩子們懂,而且懂得很本能。

    祝妳一切都,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