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女兒把奧修蛻變卡拿走,她說既然不能跟我共用塔羅牌,那她暫時先學著用蛻變卡好了,等有錢再買另一套塔羅牌。

女兒窩在房間很久,我以為她一直在玩蛻變卡。我敲敲她的門:「女兒,妳在做什麼?」
「我在做畫畫作業。」女兒開門,拿出她畫了一半的素描給我看,她正在畫一塊掛在繩子上的布。
「妳會畫布喔?」我很驚訝女兒可以畫出這種東西,雖然一塊布看起來很簡單,但是,布的縐褶、陰影、柔軟的感覺,要用素描筆畫出來,我覺得是很不容易的事情。
「很難啊!可是作業要交啊!」女兒無奈的轉身回房間,隨手又把門關上。
過了半個多小時,女兒又把門打開,手上拿了一張蛻變卡。
「妳知道嗎?我連抽兩次,都抽到同一張牌。」女兒晃著手上的牌對我說。

我看到那張牌上面,是一個人走在一條森林小徑上,兩旁是高聳的樹木,只有一條蜿蜒的小徑,畫面中那個人背對著畫面,順著小徑往前走。我仔細觀察這張圖,他在對我們說些什麼?我看見專注,專注走一條路,不要左顧右盼,也不要走到旁邊的其他地方去,只走這一條路,只做這一件事情,全力以赴。

我問女兒:「這張圖的意思是什麼?」
女兒不好意思的大笑說:「專心!」
「哈哈哈!」我也忍不住大笑問她:「那妳現在在做什麼?」
女兒說:「在做畫畫作業。」
「妳看,連抽兩張都抽到同一張,第一張已經告訴妳,要專心做一件事情。牌都已經說了,妳還不聽,還畫一畫又跑去抽牌,他又告訴妳,要專心。那還不趕快回去專心把圖畫完?還抽什麼牌?」我帶著笑的說。
女兒聽完,更是滿臉都是笑。

我閱讀女兒臉上的表情,表情裡面的涵義很多。她知道牌確實說中了她現在最重要的事情,她也知道自己本來想放鬆一下、偷懶一下,卻沒想到被牌直接說中了自己的問題所在。她也知道自己現在該做什麼,沒有被人催逼或挨罵的感覺,因為這張蛻變卡,給了她自省的機會與方式。是她自己發現該專心畫畫,不是被任何人催逼去做的。這張蛻變卡給了她內在指引,在她拿牌給我看之前,她已經知道指引是什麼了,所以我最後說的那些話,沒有牌做後盾的時候,很可能是一種催逼,一種壓迫,可是,因為牌已經讓她自己了解自己該面對什麼了,我帶著笑的提醒,她輕而易舉就接受了。

女兒一邊笑的腰都快彎了,一邊關上房門,繼續奮鬥她的素描作業。

我喜歡蛻變卡,因為這種卡提供女兒內在對話的機會,讓她會靜下來想一想,也比較能接受一張卡的建議。因為一張卡的背後,沒有情緒,也沒有目的,沒有指令,只是一張提供思考的圖面,那是中性的。若是相同的內容,由我用嘴巴說出來,那麼我的口氣裡面,會帶著我的緊張、我的期望、我對她的成見,即使我以為我是為她著想而說出來的,她還是會在我的語氣中,感受到不舒服。

因此,女兒願意使用蛻變卡,我很開心。

另一件讓我感到驚訝的事情是,我對圖像的敏感度。

在我開始練習塔羅牌以前,我抽蛻變卡,看著圖像,我總是不知道這張牌在說什麼,我比較偏向於閱讀解說,從充滿禪味的解說文裡面,感受到吸引我去思考的面向,我常常感覺解說與圖面無法連結在一起。

可是,這一次女兒在我面前晃動那張蛻變卡的時候,手上沒有解說。我發現我可以很專注的觀察圖面,經由圖面去感受到訊息。我猜,這應該是練習塔羅牌的關係。

練習塔羅牌的時候,我閱讀每一張牌的牌義的方式,並不是一口氣把七十幾張牌都看完。我用每日一牌的方式 (現在改成每日二牌,以便快一點熟悉),我先抽出一張牌,接著觀察圖面的細節,思索我在這張圖面看到的意義,然後才翻開書,研究作者寫出的意義。

觀察圖面,找出圖像的隱喻。
我發現這種能力原來是可以經由練習而獲得。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