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洗牌的時候,我不斷在心裡想著:「我要專注在牌上,希望抽到的牌是對我有用的。」

可是,另一面又在想著:「當我的意念流動時,比如我現在把牌展開,然後伸出我的手要拿一張牌。我指著這張牌,我想拿這張牌,可是,如果我現在把手移開,我決定不拿這張牌了,我要拿另外一張牌,那麼結果是什麼?也就是當我隨意指著一張牌想拿,卻又制止自己,故意去拿另一張牌,結果會變成什麼?」

我的多疑與想要測試的心態,又再度出現。

就好像書裡提過一個習題,要人走到書店裡面,停下來,閉上眼睛,專心想一個問題。等到自己覺得已經想的很清楚了,準備好了,就在書店隨意走動,不要去注意櫃子上是哪一類的書,只是隨意走動,當你覺得走的差不多了,就隨手在身旁拿起一本書,隨意翻開一頁,然後,就能在那一頁裡找到剛才專心想的那個問題的答案。

作者這麼說,我心裡還是想著:「真的每次都靈嗎?我去做十次,十次如果都靈的話,我想我這輩子非要成為塔羅占卜師不可了。如果不是每次都靈,那這個練習,就像買彩券一樣,只是一種隨機的發生,不是有意義的發生了。」

我知道我在懷疑,我不太信任這類事情,當然,從我一開始接觸塔羅,我就很懷疑這種抽牌的方式,究竟有什麼意義存在。即使當這本書說了很多想法,我也非常同意,也說服了我使用塔羅牌占卜對尋找「內在指引」的幫助,可是,我發現我還是有那麼一點點的懷疑。

我不認為我應該委屈我的懷疑,先前不就有寶劍5的提醒了,要專注於自己的需求。既然知道自己有懷疑,就找機會去印證,去把懷疑砍除。所以,我想,我真的會找機會到書店裡面,去做這個習題,而且會不只做一次,然後每一次都會作紀錄。

在以上的種種心態下,我抽了我刻意扭轉心意,找到的另一張牌,但是,我記住了原先想抽的那張牌的位置。

一抽出來,是「節制」,跟前一天的牌一樣。
我想,這有兩種意義。
第一種: 這一張牌不算,這是你故意違背自己的潛意識,硬把手彎過去抽的牌,所以給你一張跟前一天一樣的牌,讓你有抽到跟沒抽到一樣。
第二種:這兩天要學習的事情,都是一樣的,是「節制」,平衡的發脾氣,不要過度。

我想,我做這個習題的目的,是為了盡快熟悉塔羅牌,抽到了一模一樣的牌,對我的目的而言,毫無幫助。於是,我伸手去拿了本來想抽的那張牌,是「聖杯6」。

畫面上有兩個孩子,一個大孩子,一個小小孩。大孩子拿著盛滿花朵的杯子,要遞給小孩。兩個小孩看來單純美好,對這個世界抱著好奇、全然接受、毫無懷疑的態度,大孩子純然的給予,不要求回報,只想把最美的花朵,送給小小孩。小小孩也單純的伸手接受,不懷疑送這杯花背後有沒有詭詐,也不懷疑這些花是否不是真的。

也就是說,我在這張圖上看到的,就是單純的給予,也單純的接受。
沒有疑惑。

我內心升起一股淡淡的羨慕,如果我也能這樣,多好?
這張牌不就是在對我當下的心態說話嗎?
我應該做的是,單純的給予,單純的接受。
這本書只是單純的把所知道的給出來,而我只要單純的收下來就好。
作者說的是她的真實體驗,是她實際練習的項目,也是她給學生的課題,很多人都做過了,我也可以嚐試看看。
這麼做可以給自己印證,我能不能學會塔羅牌呢?我可以成為一個能用塔羅牌占卜的人?我能不能使用塔羅牌,幫自己尋找內在指引呢?更進一步的是,我能不能成為塔羅占卜師呢?塔羅牌真的可以用嗎?或只是一些人的瞎编故事?這些疑問都必須在深入研究理解之後,才能得到印證。我想我可以在每天的練習中,尋找印證。

沒什麼好疑惑,好懷疑的,只要單純的接受了,照著練習了,結果自然會出現。

因為這一天抽牌的狀況,我給這個習題多定了一條規則:如果抽到與前一天相同的牌,那就重抽一次。

2008/2/23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