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抽到這張牌的這一天,是我感覺有點受傷的時刻。

下午與女兒一同去市場,我買了魚,拿在手上,走進賣菜的區域,想開始挑菜,發現手上提著一袋魚,很不方便。轉身把魚遞向女兒說:「你幫我拿著。」女兒只是拿著眼睛看我,雙手垂放在身體兩側,毫無表情的對我說:「你自己拿啊!」那一刻,我感到無與倫比的悲傷、寂寞、沮喪。

我的悲傷是因為原來女兒說的愛我,那份「愛」是這麼廉價,只是嘴上說說而已的愛,連幫我提一袋魚都不願意。「愛」是很喜歡對方,喜歡到可以稱之為愛的程度,也就是說,那是一種願意為對方做任何事情,只要對方快樂。然而,女兒的愛,是什麼都不願意為我做。

寂寞,是因為我明明跟女兒在一起,卻因為女兒對我放手不管,讓我覺得身邊雖然有人陪伴,卻與沒有人陪伴一樣的寂寞。

沮喪則來自於我對自己的疑惑,我一直以為我用了很好的教育方法在教育孩子,讓孩子學會獨立自主,分辨是非。可是,我發現原來我的教育,養成了獨立卻自私自利,一點都不肯爲人犧牲、爲人付出,只會爭取自己的權益,卻忘了為別人著想的小孩。

我不喜歡這種小孩。

當我看到這張牌(寶劍6),看到船上那一雙背影,我只感受到悽涼、悲傷、孤獨。女子的身邊也坐著一個孩子,兩個人肩併著肩坐著,但是,那孩子了解身邊這個大人心中的悲涼嗎?了解前途茫茫的慌張嗎?了解故做鎮靜的心虛嗎?孩子雖然跟大人在一起,孩子沒辦法成為大人的同伴。但是,相對而言,大人也不了解孩子跟在大人身邊,完全不知道到底要做什麼,只能跟著亂走的那種恐慌。大人更不了解孩子充滿疑問的眼神。

我看著這對背影,我想像著兩人的表情。

現在閱讀的這本塔羅牌入門深得我心的原因是,他很清楚的說明了,每個人都可以從同一張牌面上看到不同的故事,不用死背定義,每個人都可以擷取自己當下看到的牌義來解牌,每一次都會看到不同的故事。

我喜歡這樣的教導方式。
我現在看到的是我當下的心情,是只屬於我當下的牌面故事。
這個故事與當下的這個情緒,是否有偏頗?我認為只用一張牌,是很難斷定的,事情有很多面,牽涉到我與對方,雙方的立場、感受、想法都不一樣,我想也許這就是之所以必須用牌陣的原因吧!

2008/2/25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