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個非常沮喪的一天,對我自己完全失去信心,對我的孩子也完全失去盼望,我感到自己在漸漸崩潰中,我一個人開著車,大聲的哭泣,覺得自己很孤單。

我雖然在權杖5的牌上看到了爭吵,看到了情緒不穩定(聖杯騎士),這些我都看見了,最後抽到了力量牌,可是,我沒辦法充滿力量去面對,我沒辦法用柔軟的手勢,去馴服獅子。我感到我的力量正一點一點的流失,我沒有堅實的力量,也沒有柔軟的力量。

我想離開這個由三個人組成的家,因為我發現這裡不是家。

我從孩子身上感受不到愛,我感受到的是暫時的敷衍以及平常在一起的玩樂。沒有人因為愛對方,而願意做付出。他們只是因為迫於無奈,迫於還必須靠我的錢生活,只好忍受我的權威。但是,他們不斷想逃離我給他們的責任,給他們的要求,想盡辦法要逃離。他們不了解,組成一個家的時候,每個人都需要爲這個家作出付出,不管有沒有人要求,也不管有沒有人會罵,都要做出一些付出。因為你在這個家出入,你享受這個家的資源,你就有責任為這個家付出。

但是,我發現我的教育徹底失敗。
以前女兒跟兒子互相計較,誰洗了比較多次碗,誰洗的衣服比較多,昨天誰倒垃圾,所以今天該由誰去倒垃圾,或是有任何一個人反問我:「為什麼今天是我去買蛋?為什麼不是她?」我都以為這只是兄弟姊妹之間彼此的競爭,漸漸長大就會在不斷的鬥爭中,找到平衡點。
然而,我錯了。
小時候,跟兄弟姊妹計較,爭奪。
漸漸長大後,發現自己的地位跟父母沒差多少,於是開始跟父母計較、爭奪。
接著就漸漸變成一個自私自利,一點都不肯爲人付出,或做犧牲的人。
最後,成為一個不懂付出會得到相對回報的人,或是變成一個付出前會先算計能得到多少回報的人。他們再也無法享受到付出的單純快樂。

我想,我的教育一定有錯誤的地方,一定是我容許他們這樣計較,才會養成這樣的性格。
現在我自己吃到苦果,我向他們提出一點點請求,要求一些些幫助,他們都只會冷冷的反問:「為什麼你不自己做?」或是:「我幫你做這件事,那你要幫我做那件事情。」或是說個謊,來免除面對要說「我不要」的尷尬。
總而言之,他們一點都不想為我做事情,或不想為這個家做事情。
跟他們自己沒有直接關係的工作,他們一點也不想碰。
更別說是本來是我的事情,因為我遭遇困難想請他們幫忙,那更是沒有人會伸出援手。

他們看到我的方式,就好像我是外面的人,並不是家人。
他們就像我在外面工作時,遇到的那些不想負責任,問他什麼事情都說:「不知道。」以避免要幫對方付出些什麼的人。

就像今天請女兒進去Sogo幫我拿行李箱,他的回覆是:「我不知道那個櫃檯在哪裡。」
我回她,妳那天不是跟我一起去嗎?你怎麼會不知道?
她回答:「可是,我又沒記那裡。」

如果她的回答是:「我不太記得是哪裡了,你跟我說一下,我進去試試。」
那麼我可以接受,就算她又從Sogo跑出來,跟我說她找不到也沒關係。

或者她的回答是:「可是我們去了之後,我會來不及看海賊王。我們可不可以晚一點再去?或是放假的時候再去?」
如果是這樣的回答,那我也可以接受,只要在我出差前去把箱子取回來就好了,根本沒差,更何況星期四還放假。

但是,她的回答是明顯的推託,像那些討厭的人一樣,只有「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這四個字,把我推的遠遠的,把我跟女兒隔成陌生人。
就像昨天兒子說那句「沒有青菜」一樣,這句話也等於「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的意思,就是那是你的事情,與我無關,你自己去想辦法。
這是讓我感到最孤單的部分。
到最後,我還是只有我自己一個人。

原來我想要一份愛,是這麼困難。

我覺得我一點力量也沒有,我彷彿回到了小女孩的時期,渴望得到幫助,渴望得到愛,渴望得到讚美,渴望得到陪伴,卻什麼也得不到。

即使面對我全力付出愛的孩子,面對他們,我依然只是孤單的一個人,我依然每一件事情都只能靠自己努力,靠自己的雙手去做。只有我去看他們的需要,為他們的需要提供協助,而他們呢?他們對待我的態度是:「我不知道,那不是我的事情。」

我沒有力量,我覺得我無法堅持下去,我很想放棄。
我有遭到背叛的感覺。
也讓我懷疑,不僅兄妹兩不曾彼此相愛過,他們也不曾真的愛過我。
愛,不只是嘴巴上說說而已。
沒有行動的愛,都是假的。

我不知道我會不會想得過頭了,但是,想到現在一些小事他們都不願意幫我,那麼等到我老了,是不是當我需要一個地方收留我、照顧我的時候,我必須搖尾乞求,最後甚至還是會得到一個答案:「那是你的事情,我不知道。」???
或者勉強收留我了,卻整天給我臉色看?
就像他們勉強去洗碗時,那樣的不悅神色?

如果真的有那麼一天,我該怎麼辦?
而現在的我,該怎麼辦?

2008/2/26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