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著偉特版塔羅牌的同時,我照樣還是會跑去抽奧修禪卡,因為禪卡的解說文字常常會一劍就射中我。

我今天抽到一張「比較」牌,我才想到我這個人是很愛比較的,我不會把我內心偷偷的比較說出來,但是,我就是會在心裡暗暗計算,妳的文章寫的比我感人,他說話比我幽默,那個人的思想比我深入,她的日文比我強。

有時候,這樣暗暗比較完之後,我內心湧現的情緒是忌妒,因為太忌妒那個人了,所以就乾脆不要見到那個人,不要看那個人的文章,不要跟那個人說話,假裝沒有這個人存在,於是,在我的世界裡,我就是最棒的。我知道,有這種情緒的我,簡直就是最不要臉的縮頭烏龜。

有時候,卻是自怨自艾的演悲劇,開始在心裡不斷的想:我的文筆真是爛啊!怎麼剛才我會講出那麼白目的話啊!我的日文怎麼這麼結吧啊!我這個人沒用了,根本就沒能力,根本就無法跟別人競爭 (我可以哀怨的事情可多著了,不過說真的,當我情緒很堅強的時候,我就真不知道幹麻拿這些芝麻綠豆事來哀怨)。接著,是一聲大大的嘆氣,一副我根本不該出生在這個世界的感嘆。

可是,我今天抽到了這張禪卡。
因為比較,才會生出忌妒。
一根竹子會忌妒一棵楓樹到了秋天,樹葉就會紅了嗎?
竹子的葉子本來就跟楓樹的葉子不同,竹子會笨到去跟楓樹比較嗎?
楓樹會忌妒竹子長的又高又直又瘦嗎?楓樹會笨到去跟竹子比較嗎?

我發現過去的我,就是這麼笨。
我比這些植物更笨的是,我連我自己是什麼都不知道,就在跟別人亂比較。
竹子還知道自己是竹子,於是,他知道自己不用去跟楓樹比較。
楓樹知道自己是楓樹,於是,他也知道不用去跟竹子比較。
而我,我是什麼?
我其實還不太知道。

我今天在看一個網頁,那個網頁的文字與版主的思想,常常讓我有很多省思,但是,也因為我意識到這個人真是太強了,使我產生了競爭的意識,一有了這個意識,就有了比較的心,然後忌妒就出來了。因為忌妒,我有時候會不太願意打開他的網頁。今天也是隔了有一個禮拜多了,才又順手開來看看。看著看著,我覺得我的心不一樣了。我有一種「臣服」的感覺,我從內心深處真心的在想:哇!他真的好棒!描寫的好俐落、好清晰、好感人,而且他怎麼能把這些事情處理的這麼好?那是真心的,而且,因為體會到真心喜歡、讚嘆一個人的喜悅,突然感到以前那個暗中較勁的我,真是可笑之至。

這可以算是某種「重生」嗎?
因為昨天塔羅練習時,我抽到了「審判」這張牌。
從審判這張牌裡面,我看到的是「重生」與「內在的召喚」。

其實,這幾天我感受到自己跟塔羅牌之間,連結變得比較模糊,是不是跟我這幾天身體不舒服,精神比較不好有關呢?

抽到「審判」這張牌時,我只看圖面,看到了天使吹著號角,許多人從棺木中站起,我就想起啟示錄裡面的最後審判。末日審判的時候,所有的人會被分為好人與壞人,神會讓好人提升,會把壞人交給撒旦。似乎象徵著某件懸而未決的事情,終於有了完結。但是死去的好人上天堂的部分,也象徵了重生,本來死了,現在在號角聲下又復活了。而天使的號角,象徵著神的召喚,要那些已經死去的人,重新活過來。神的召喚是什麼?是一種內在的聲音,不過,我不認為人可以隨著任何聲音就去衝,我覺得不管一個人聽到了什麼樣的內在召喚,都要尋求印證,尋求一個SIGN。就像「草原狼導師」書中,潛近狼所做的一樣。

今天我照樣抽了第二張牌,為了讓我自己對牌更快熟悉,我已經決定以後每天至少要抽到兩張新牌。

第二張牌又是一張讓我開心的牌,是錢幣國王。
比較吸引我的關鍵字是:穩定、財神爺、點石成金。
想錢想的快瘋掉的我,抽到這種牌,簡直是一整個開心。

我看牌面上那個錢幣國王,看起來就是一副很跩的樣子,好像全天下的錢要進他的口袋,根本就是易如反掌 (也沒錯啦!看看他的左手,不就正擺弄著一枚錢幣嗎?不就在告訴你,錢幣絕對逃不出他的如來神掌嗎?),微閉著雙眼,連睜開眼睛都不用,就知道錢會從哪裡滾進來。不過,我看到這張牌,除了感到開心之外,還有一種安心的感覺,好像有人在跟我說:安啦!妥當的啦!穩的啦!錢已經在手上了啦!

哈哈哈哈!那就走著瞧囉!
(唉呀!可是「秘密」說可以開一張支票,我還沒寫好我的支票啊………..)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