ㄧ開始,我其實有點猶豫的,你知道嗎?親愛的女兒。
那點猶豫是因為我自己也不知道,塔羅牌是不是一種迷信?是不是把生命交給了機率?所以,那時候我有點不太願意你碰我的塔羅牌,我怕你陷入那種認命的心理狀態中,以為必須跟著占卜結果走,而忘了自己是自己人生的主人,因此,我用「我另外幫你買ㄧ副牌」來拖延。

後來,我自己實際研究塔羅牌後,我開始發現塔羅牌可以變成內在的追尋之旅,可以與迷信完全無關,我才真的去網路書店幫妳訂了一副塔羅。

昨天,你開始研究自己那副塔羅牌,因為那副牌是從國外買的,內附的書與說明都是英文,你看不懂,就拿走我最近買的那本【塔羅全書】,認真的讀了起來。

我在房間聽音樂,你來找我。
你問我:「為什麼吊人的一隻腳要擺出那個姿勢?」
咦?我沒想過這個問題,你這麼一問,我才想到:倒吊對人而言,是不舒服的,可是,這位吊人不是手忙腳亂的模樣,也不是痛苦的模樣,反而擺出漂亮的姿勢,這代表什麼?
我發現從你的眼睛去看,可以看見更多圖面的元素,是我可能疏忽遺漏的。我聽著妳繼續談到對其他牌的圖面產生的疑問,我突然覺得跟你一起玩塔羅真好,我好像發現了一個很好的學習夥伴,可以與我互補,彌補我的不足。

你對圖像的敏感程度,是我缺乏的,我對文字比較有感受,你對圖像比較有感受。我幫妳把英文的塔羅書裡,所給的第一個習題翻譯成中文,我看見你真的認真的開始執行每天抽三張牌的習題。

我也跟你講解了英文解說書裡作者提到的一個小小的寓言故事,說的是一個自覺貧窮、沒有伴侶的悲慘女子,去找算命師算命,路上遇到一棵樹、一個男人與一隻狼的故事。你很認真的聽我說這個故事,我也藉著這個故事告訴你,我對命的看法。我覺得人的命好或不好,都是自己選擇的。你的命很好,命中會遇到錢財、靈魂伴侶,但是,如果你不去拿取,這些東西還是會從你身邊流過,你還是一樣什麼都沒有。當這些東西就在你面前時,你還必須夠敏感,知道這就是你要的,就是你該伸手去拿的,如果你認不出來,也只會讓這些好命,從你身邊流逝。

你在聽這個故事的時候,很驚訝於女人的愚蠢。想要的一切就在眼前,她竟然把這些東西推開,要去追求一個【未知的好運】。我看見你眼裡的著急,似乎很想衝進故事裡,去敲醒那個女人,要她看見好運就在眼前。

我想,你明白我要說的重點。

我想告訴你的是,就算塔羅能預知未來,但是,塔羅所預知的未來,也不過只是個方向,而不是非這樣做不可。你還是必須用自己的腦袋去思考,然後用自己的腦袋去做決定,塔羅不能幫你做決定。不是你躺在家裡,好運就會突然掉在你身上。你必須去看見好運,去拿取你的好運。

透過塔羅,我有機會跟妳談命、談運、談我對人生的看法,我也有機會與你分享我的內在追尋。比較像同學之間的討論,而不是媽媽對女兒的教誨。

我喜歡在塔羅的路上有個伴,尤其這個伴是親愛的女兒,是你。
我們可以透過塔羅,分享彼此的生命,真是意外的收穫。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京都子
  • 好深奧喔!
    但也歡喜這樣一份虛空的訊息介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