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應朋友2的要求,幫朋友擺了牌陣。為了對整個問題有完整的了解,我計劃要擺3個牌陣。但是,因為我是用書面呈現結果,三個牌陣加書寫,可能要花上很多時間,一個晚上也許不夠用,所以,我本來是想花三個晚上,看完三個牌陣的。但是,第一個牌陣一出來,我就有被準確度嚇到,忍不住就想看第二個牌陣。

第二個牌陣一出來,又讓我驚嚇到,因為其中的兩張牌,完完全全就是在與第一個牌陣互相印證,讓我不得不坐正了,仔仔細細的閱讀牌面顯示的意義。我在閱讀牌陣的時候,非常專心,專心到整個腦袋都只有那副牌,甚至現在到了第二天,我還記得每一個位置的牌。

我把我從牌面上看到的意思,輸入電腦中,但是,直到現在還有很多浮現出來的想法,想要加進報告裡。整個人沉入很深很深的思緒中,除了把心思放在解牌上之外,我的內在還有幾個聲音在思索著;如果這副牌陣是準確的,那麼我的解讀是否是正確的?是否能讓朋友得到幫助?或是反而讓朋友更加迷惑?我從其中幾張卡的印證中,幾乎可以肯定這副牌是真的,但是,若是正確無誤的,我的解讀也是對的,那麼有沒有哪些部分是我可以說的?哪些部分是我不能說的呢?我完全無法分辨,因為牌面上顯示的事情,只有少部份是我本來就知道的資訊,但是,大部分卻都是我毫無所知的資訊。

我的腦袋有一部分在做解讀的工作,一部份在跟自己辯論、在掙扎著。於是,整個解讀變成一種很耗費心力與能量的事情。

我忍住我的好奇心,按照我慣常的上床時間就寢,把計畫想排的第三個牌陣往後延,也許明天也許後天,總之,我有一種心力交瘁的感覺,我決定先讓自己休息再說。

睡眠的過程中,恍恍惚惚,那副牌還一直在我眼前。
半夜突然感到燥熱不安,醒來看床頭的鬧鐘,一點。我全身發燙,口乾舌燥,拿溫度計一量,發現自己發燒了。
喝過水,試著繼續睡覺,卻很難入睡,突然想起我睡覺前,為自己抽的那張牌:錢幣5。莫明奇妙的發燒,想睡卻睡不著,睡著了卻又被牌吵醒,現在坐在床上發呆的我,真有一種悽慘的感覺。

我去冰箱拿了冰枕回房間,躺在冰枕上,整個人才放鬆下來,漸漸入睡,但是,睡夢中還不斷為自己的發燒占卜,還不斷被準確度驚嚇到。
早晨醒來,燒退了。
本來半夜一直盤算著,今天要請假不上班好好休息的,發現燒退了,人也輕鬆不少之後,還是照常上班。

只是早晨在公司的停車場裡,我不再打開塔羅書,我靜靜的吃著早餐,耳中聽著電線桿上的小鳥叫聲,把思緒集中在:如果我夠安靜,我是否可以聽到水池中,水被風吹動泛起漣漪的聲音?我是否可以聽到稻田生長的聲音?

我這麼做,只是為了把我的注意力,從占卜上面移開,讓自己獲得充分的休息。
以前我一直對某些占卜師或算命師,只幫人論命論個一小時就要收個三、五千的,感覺很像在騙錢。可是,如果他們是真心為人好,集中所有的能量在論命的話,而論命時是如此大量消耗著一個人生命的能量的話,我真是覺的不管收多少錢都是應該的了。

一想到這裡,我又覺得悲慘起來了。
如果我沒辦法幫自己占卜,那未來我還需要拿錢去找別人占卜,這………真是太悲哀啦!研究塔羅的目的,不就是要為自己占卜嗎?唉!

2008/4/23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ade 的頭像
Jade

巫婆的鍋子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