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朋友2的占卜,終於在5/1完成,看著占卜結果,我一直猶豫著,猶豫到5/2才寄出結果。猶豫的原因是,我對這個結果的感受是如此真實,在還沒獲得朋友的回饋前,我內在的直覺告訴我,結果是正確的。問題是,就算是正確的,也並不是每一句話都可以說。就好像我們知道很多事情是正義的、正確的,可是做了卻不一定對人有好處一樣。因此,我知道我的占卜結果是正確的,但是,是不是真的對朋友有幫助呢?會不會對朋友太過殘酷呢?因為面對真實的自己,赤裸裸的面對真相,那是很可怕的事情。

5月3日,我抽的每日一牌,又出現聖杯9。那張在上次占卜時,讓我知道我會很有成就感的牌又出現了,我隱約更確認了這次占卜的準確度。

5月4日,收到朋友的回信,占卜結果100%準確,連他內心暗暗的思維也被我準確的說出來。當然,他情緒有些低落,但是,這是他必須面對的生命課題。事後又跟朋友略談了一下,我確認他了解自己永遠有選擇權,也知道她身邊有支持的力量,我就比較放心了。

我自己仔細的想了一下,我想,如果是認真的、誠實的占卜,結果若不是完全不準,就一定是100%的準確。絕對不可能有一部份準一部份不準這種事情發生,因為一個牌陣若是真的,牌陣的每一個位置都是彼此關聯,會彼此產生意義,只要有一張牌是解讀者隨便亂說的,就會相對影響其他牌的意義,那就會整個全錯。所以,如果幾個牌陣之間,針對同一個問題,已經明顯的彼此印證了,我在占卜的同時,就可以百分之百知道準確度。

這一次占卜,準確度方面的成就感,當然還是有,只是沒有第一次那麼強烈了,對於塔羅牌竟如此準確,一樣感到驚訝。

但是,最大的感受是【一個占卜者的責任】。

如果占卜只是一個遊戲,隨便說一些狀況,然後轉身就忘記了,那就算了,當場覺得好玩也就好了。但是,我的占卜不是這樣,會進入那個人的內在很深的地方,很可能用星座盤排了半天才能看到的東西,從牌面上都可以解讀到,而且解讀的當下,被占卜者就可以立刻印證。那麼我應該讓被占卜者看到什麼?了解什麼?我應該站在什麼樣的位置說話?我要如何保持我的客觀性?我要怎麼樣才能不參予做決定?我要如何只是做一個傳達者?我要如何尊重別人的人生?

占卜結束後,我並不會跟被占卜者做細節的確認,因為我認為要尊重對方【有沉默的權利】。我已經把對方的內在,赤裸裸的攤開在報告中了,何必又要人用嘴巴說出來呢?那不是等於又在人的心上,用刀子劃開一道傷口嗎?所以,我尊重對方【沉默的權利】,也學著往後站一步,不要過度靠近對方的人生。其實,我認為就算是很親密的朋友或家人之間,也要學會這種往後站一步的尊重。

太過細節的確認,我認為那只是在滿足自己的虛榮而已,對被占卜者並沒什麼好處,既然沒好處,那就不要做。我這次其實有跟朋友確認一個小細節,這個小細節殺傷力比較沒那麼強,我知道有一小部份是為了滿足我的虛榮,一部份是很想知道這個狀況,出現這張牌,在這個位置上,是否還代表了其他意義。

這次的占卜還有一個比較新鮮的經驗,那就是幫一個素未謀面,也完全不相識的人占卜。因為朋友問的問題還關係到另一個人,因此,我也為那個人排了一個牌陣。我對這個人毫無了解,我只是按照牌面來解讀,占卜的結果證明,這樣也是可以的。

這讓我想到很多塔羅書都說了很多該如何進行占卜的儀式、開牌的儀式、如何做個祭壇擺放牌等等。還提到要被占卜者怎樣切牌,怎樣讓能量留在牌上。有很多繁複的細節,可是,這一次我幫一個完全陌生的人占卜,那個人也不知道我幫他排了一個牌陣,他的能量想必也很難跟我有什麼交流,但是,占卜依然順利完成。我也從來沒有按照書上說的,什麼用哪一隻手切牌,用什麼方向洗牌等等,我都沒去想這些。因為光是專心在占卜這個意念上,我就很忙了,哪還有腦袋去想什麼左手右手,什麼分成幾疊,這些都是我很不擅長去記憶的,我要是分心去記憶這些,我接下來可能就沒有心思去解讀了。

所以,我在想,這些儀式都只是為了讓占卜者專心而已。
每個人都應該有自己的儀式,沒有什麼是必須遵守的鐵則。
只要能讓自己安靜下來的任何舉動,都可以是自己的專屬儀式。

這些就是我這一次占卜學到的事情。

2008/05/05

創作者介紹

巫婆的鍋子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