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這張牌,在習題1時,我使用的塔羅入門中,比較多著墨在「幻象」的部分。應該說是就我記憶所及,這張牌給我的印象是幻覺、欺騙、受到幻影所欺瞞等等。第二輪抽牌時,我的參考書是「Introduction to Tarot」以及「其實你已經很塔羅了」。

「Introduction to Tarot」這本書在介紹月亮這張牌時,解說很簡短,但是,花了很大篇幅在介紹從新月到滿月,整個月亮圓缺循環的每一個階段代表的意義。看了那麼多,我無法跟我自己以及牌連結在一起。在他簡短的說明中,這張牌的幾個關鍵字是:「個人的發展、成長、改變、進化」。這幾個關鍵字,感覺跟牌是有關係,可是,跟我的關係是什麼?我還是感覺沒有很清楚。

我繼續看她在最後列出的占卜意義:

「進化中的階段、不想要過去曾做過的,但是還沒發展出新的感受性或情緒反應、你還沒有被塑形,但是開始要產生新的形象。」

這一段引申出來的占卜意義,不知道為什麼,反而比較能抓住我的心。覺得比較符合現在的我,可是,究竟哪裡符合?我感到很模糊,隱隱約約,看不清楚。

「其實你已經很塔羅了」一書裡的解說就長多了。我覺得比較贊的一句話是:「太陽照亮外在的世界,月亮則照亮感覺、想像、希望和恐懼的內在世界。」從這裡的描寫,我比較能夠跟牌面產生關聯與聯想,會覺得好像這張牌裡面,有很多東西可以看、可以想。書中也提到月亮這張牌跟夢境有關係,我想起我昨天晚上的一場夢,到現在都還記得某些細節。

夢中,似乎有人展示出一張男子的人像畫或是照片,我不是很清楚。那個男子是個面龐精瘦,意思是並不是兩頰凹陷那種瘦,而是感覺肉很結實,毫無贅肉那種瘦。整潔而短的頭髮,皮膚偏黑,還算是個好看的男子。夢中好像有人極力跟我推銷這個男子有多好,可是,我不斷提出一個條件:「我希望遇到的是聰明的男子。」夢中好像有人一直保證,這個男子很聰明啊!可是,夢中的我,內心不斷跑出「August Rush」那部電影裡的男主角,我曾把他在戲中與戲中的兒子尬吉他的那一幕,他的大特寫放在我的桌面上過,因為我覺得他真是帥呆了,而那口愛爾蘭英語真是迷人。夢中的我很掙扎,不想勉強接受推銷來的這個男子,一直拿心裡那位男主角去比較,然後挑剔的說下巴不要那麼尖、眼神要更有神一點,然後畫面中的男子竟然就像畫素描時那樣,可以讓我一開口就増增減减,果然下巴豐滿了點,眼神更有神了一點。但是,即使如此我還是覺得有點不太夠,原來我想要的是男主角,根本不是任何一個其他人,我要的是剛剛好像那個男主角那樣的人。所以無論那幅畫或照片如何修改,我都會感到不滿意,我感受到這個不滿意,然後好像就轉而去夢別的夢了。

我通常作夢,剛醒那一秒鐘,記憶很清晰,一轉頭下了床,就全部忘記了。這個夢卻在一整天的工作之後還記得,真的很特別。

我覺得夢就像從深深的潛意識之海中,冒出頭來的龍蝦。在我們面對外在的世界時,我們用的是表面的「我」,即使表面的「我」表現的心平氣和,但是,很可能潛意識已經波濤洶湧。

冒出頭來的龍蝦是個線索,想知道這條線連接到另一端會是什麼,就需要帶著這個線索,走過曲折小徑,漫漫長路,不理會路邊野狗豺狼的吠叫,不要被嚇得跑到別的岔路上,也不要被迷濛的月光迷惑,要循著連接著潛意識之水的那條路徑,往前走去,去找到前方那隱隱發出光芒的是什麼。

以我的夢來說,其實這是在說我一直以來的迷惑。
我要的究竟是什麼樣的伴侶呢?這是我一直無法得到解答的問題。
就像夢裡那幅畫像,無論怎麼修修改改,都無法使我滿意。
但是,真的把「August Rush」的男主角推到我面前來,我是不是就滿意了呢?一個我想像中的夢中情人,來到我面前,敞開雙手要接納我的時候,我會有什麼反應呢?

我想,我要排除所有的胡思亂想、恐懼猜測、旁人七嘴八舌的影響,然後用堅定的腳步,走在那條小徑上,走到我的理想中的靈魂伴侶面前,恐怕是要非常巨大的信心與膽量,否則我隨時會被莫名其妙的思緒,帶著往其他的岔路走去。就像過去的我,一直以為我很知道我要什麼,可是,我最後選擇的通常都不是我一直想要的,這就是最好的證明。甚至到現在,我還是覺得自己被一團迷霧包圍,看不清楚我到底要什麼。

月亮這張牌,引導我回去回想我早上的夢境,使我看見過去的我是如何被周圍的人、環境、情緒、心情、世俗所影響,其實我的步伐早已凌亂,卻渾然不覺,還以為自己走的堅定筆直。

未來的我,還會重蹈覆轍嗎?
我想起今天在公司吃冰的事情。
雖然公司有規定,在廠區的作業人員或辦公室人員,都不可在工作地點吃東西,不過,我們這間辦公室叫做「總經理室」,也就是全部都屬於老闆的「貼身侍衛」型員工,老闆也常常分享他冰箱裡的食物,我們也都大方的在辦公室給他吃起下午茶來。當然,這也表示我們常常可以到他的辦公室裡,拿他的冰箱裡的食物。不過,平常我們通常不會這麼明目張膽,總是派他的秘書去拿,偶爾老闆不在的時候,秘書就會一臉:你們自己去拿不會啊的表情。後來我們吃老闆的吃習慣了,連自己帶來的冰啦、冰淇淋啦,也都冰到老闆的冰箱,等老闆跑去廠區巡邏的時候,就趕緊衝進去拿東西吃。

今天就有人帶了十幾枝自製的桑甚冰來公司,當然也是冰到老闆的冰箱去。
中午午休一人拿了一根吃,到了下午天氣漸漸熱起來,就在我很渴望再去吃一根冰的時候,卻瞥到老闆的小姨子 (我的直属主管之一) 已經溜進去拿了一根出來吃,害我忍不住對她抱怨:「啊!我也好想吃喔!」她很自然的回我:「那你也去拿一根啊!」

我知道我們整個辦公室的人,都認為這是很自然的事情,沒有人認為有什麼不妥。因為這種事情大家都幹過,不會有任何人評論我。
可是,我就是有擔心,也不知道在擔心什麼。
小姨子催我:快去啊!趁老闆不在。
我回答:可是,我很怕打開冰箱,拿了冰棒在手上,一轉身就看到老闆,啊老闆問我幹麻?我就回答不出來啦!
大家馬上幫我出主意,當然是帶著玩笑的性質,比方說回答:冰棒不錯吃,老闆你要不要來一根?

可是,我還是跑上跑下的忙一些事情,心裡還是不斷猶豫著要不要進去拿。
看到老闆在會議室跟人開會,我猜應該沒那麼快,我應該來得及吧?
其實我這樣算計好,我只要直接進去拿就可以了,可是,我還是繼續擔心著辦公室裡的同事會怎麼想,結果又跑進去辦公室問了一次:我看老闆在開會,我應該進去拿不會有問題吧?
大家異口同聲的:那你快去啊!
我想,所有人可能都很奇怪我在拖什麼,想吃就去拿,反正老闆又不會計較。
可是,我就是會擔心:其他人怎麼想?老闆怎麼想?
就是會擔心這些有的沒有的,等每一個人都催我去之後,我才像隻小老鼠一樣,小跑步到老闆的辦公室,小心打開冷凍庫,拿了一根冰棒就跑回我們的辦公室。

冰吃下肚,真是清涼無比,那一刻才想:我剛剛那二十分鐘到底在猶豫什麼啊?這不是很簡單的事情嗎?

對我而言,月亮牌說的就是像許多生活中類似的這類事情。
我經常被想像中的恐懼,阻礙了我可以完成的事情。

2008/04/25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