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到這張牌,我就想到我每次擔心占卜錯誤或影響別人的人生,關鍵就在於我的罪惡感。我很怕我的行為,造成別人的困擾。就好像小時候的我,一句話講錯,媽媽就會不理我,會冷冷的對我,我就會感到非常非常的愧疚,會以為自己做了天大的錯事,可是,因為媽媽從來沒告訴我,究竟是哪一句話讓她不愉快,究竟我傷到她哪裡,我從來不知道,因此,我似乎就是這樣帶著模糊的罪惡感,漸漸長大,一直到現在我還在懼怕著。

如果仔細去釐清,其實並沒有那麼可怕。

如果我了解媽媽生氣的原因,知道哪句話會刺傷媽媽,那麼我就會知道在媽媽面前有哪些話盡量避免,哪些話可以說,我就會學習到怎麼察言觀色。但是,因為媽媽沒有說,我也從來沒有弄清楚過,所以這種害怕說話會傷到的人的模糊恐懼,就如影隨形的跟著我。

現在我去釐清這件事情時,我會去告訴孩童時代的自己,就像在對待自己的孩子那樣,我會對小時候的我說:

「孩子,大人有時候面對很多壓力,累積很多情緒,所以,有時候一句沒什麼含意的話,都會讓大人覺得被傷到了,因此他們會不高興。我知道你沒有想傷人的意思,你自己也感到莫名奇妙,甚至感到非常難過,難過到甚至決定以後再也不講話了,以免傷害到人。尤其是你唯一可以依賴的媽媽,你更不想傷害她,你也不喜歡她跟你冷戰,那種冷戰會讓你感到無依無靠,我都知道。請你明白,你的媽媽有她自己過不去的情緒,那不是你的錯,有時候跟她說話,確實要小心一點,但是,她的情緒起伏絕對不是你造成的。當時的你,並沒有強壯到可以了解這些大人的事情,也不夠機警可以閃躲媽媽的情緒。但是,媽媽的情緒不是你的責任。現在我長大了,我可以看見媽媽的軟弱,我也夠強壯可以保護你了。現在當媽媽有不高興的表情出現時,我會勇敢的去問為什麼,去幫助媽媽釐清自己,然後為自己解釋。所以,我不會再讓模糊的恐懼與罪惡感抓住你或抓住我,現在,小時候的我啊!你會感到安心多了嗎?」

當我與小時候的自己對話時,我覺得我似乎弄懂了很多事情。我知道了一個愛說話的雙子,為什麼會從小到大被人認為是個文靜不愛說話的孩子了。我也知道我為什麼那麼不喜歡在別人的部落格留言,為什麼不太願意回留言的原因了。我更知道占卜後,必須把結果說出來,為什麼會讓我備感壓力了。不是為了準不準的問題,而是害怕我所說的話,會傷害到人,準不準只是個藉口而已。

我感覺到圖面上那一團團的烏雲,正在漸漸散開,我緊閉的眼睛也漸漸在張開中。

2008/5/12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