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發現我經常看到寶劍6這張牌,特別是在每日一牌的時候。
這一次看到這張牌,我感受比較強烈的是「過渡期」這幾個字,我一看到牌,腦中立刻浮現的就是這三個字。

我感覺船上這幾個人就是我,每一個都是我。我正要前往一個新的地方,是跟我過去的生活完全不同的地方。而現在的我,正處在過渡期,是一個正在轉變的階段。人要蛻變,並不是說變就變那麼容易,不管誰對我說,蛻變之後會變得多美麗,但是,蛻變的過程依然是充滿掙扎與痛苦。

那個用力撐竿的擺渡人是我,把竿子深深插進水中,用力往後划,讓船緩緩前進。這是一件吃力的工作,撐一竿才能進一步,沒有任何可以偷懶的機會,沒有用力撐竿,船就不會前進。想要前進嗎?那就努力撐竿吧!付出多少努力,就可以前進多少。這就是現在的我,我想要對塔羅的理解與直覺更深入、更進步嗎?沒有別的方法,就是每天每天練習。

那個孩子也是我。
緊緊靠在女人身邊,對未來毫無所知,甚至連現在,此時此刻是什麼狀況都不知道。目的地在哪裡?不知道。在這個擺渡的過程裡,要做什麼?不知道。因為什麼都不知道而感到害怕,只能靠著女人身體的溫暖,給自己一點安全感。
這也是我這段期間一直感到的莫名恐懼,我不知道我做對了嗎?我可以嗎?我能掌控嗎?我都不知道。像個孩子般無助,擺渡的我,繼續讓船前進著,內在孩子感到害怕,因為孩子的眼睛看不懂對岸的陸地,代表什麼意思。

那個罩著一塊布的女人也是我。
知道有個對岸,有塊陸地,有個新生活。
但是她不知道在那裡,她能夠生活下去嗎?那真的是想像中的樂土嗎?她從來沒去過,所以她也不知道。
這個女人也是我,我心裡總有一塊地方在告訴我,我即將前往一個新的世界,那是一種隱約的直覺,聲音微小到我很懷疑我是不是聽錯了,可是,又覺得應該沒有聽錯。

所以,一看到這張牌,我立刻想到的就是「過渡期」,我處在一個跟過去不同,卻還沒到新世界的中途站,我正努力轉變,應該說是蛻變。但是,這似乎會是個漫長的過程,即使陸地似乎已經觸手可及,我似乎看得到目的地的,但是,卻總覺得隱隱約約,好像藏在霧中一樣,看不清楚。

寫到這裡,我想到我今天第一次在Voyager Tarot網站上抽的每日一牌,當我看到牌的解說時,我很開心,也在當下立刻接受,沒有任何懷疑,深深認為是對我目前狀況的切確形容。這是一個很奇特的感覺,以前的我,可不會如此自然而直接就接受了一張牌的訊息,我通常會認為這是作者在瞎掰而已。但是,今天我的心態完全不一樣,我只是單純相信。

我想,可能是練習塔羅的關係。
我漸漸學會靠著直覺,選擇相信或不相信來到我面前的訊息。
既然是直覺,就沒有什麼理論可以驗證我的相信或不相信,是否正確。
唯一可以驗證的方式,就是讓時間來證明,如果我當時相信的訊息,在日後果然成為事實,那麼就證明我的相信是正確的。但是,當下我只是很單純的相信,很單純的因為這些訊息而高興。
當然,因為當下無法驗證,我只有自己高興的份。等未來時間給我證明了,我就可以對別人談我當時的高興,包含了多少內容。

當我在這麼寫的時候,我發現我的心態是:我真的相信這些內容會真的像解說中的訊息一樣,全部都會實現。
這個篤定從哪裡來?我不知道。
不過,我覺得這個心理狀態,很類似「秘密」裡面那種向宇宙的能量「要」東西的那種狀態,是很有自信的要,或說很有自信的相信,我即將會擁有。

今天,我也一樣努力的划了我的小船,雖然船身搖晃,讓我擔心害怕,不過,我畢竟還是撐竿往前走了。

繼續加油吧!

2008/5/2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