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整天,我一直在想像一件事情。
什麼樣的人,我會不想幫他占卜?如果有一天,我的所有朋友都知道我會占卜,自然會有人躍躍欲試,可是,什麼樣的人,我會不想幫他占卜?

我心裡想到一個人,那個人幾乎活在自我欺騙的生活中。我想像著,如果我從牌面上看到真實的他,並且就像面對任何其他人一樣,誠實的傳達塔羅牌上的訊息的話,我想,他應該會不斷的回答我:「對、對、對、你這樣講很對,我也一直有這樣的感覺。但是,我覺得我很好,我的家庭很好,我的孩子很好,我跟我老公很好,我好得不得了,我這個人也棒的不得了。」而我傳達的訊息是,你的狀況不太好,你跟孩子之間也不太好,你跟老公之間也不太好。

然後,我想像著,這樣的人的牌組裡面,一定會有一張「月亮」牌。
當然,我心裡是真的浮現一個這樣的朋友,而我每次聽他講話,這樣的前後矛盾,不顧現實狀況,不斷催眠自己,我都必須忍住不要在他面前大笑出來,都必須在三秒鐘內趕快找個他看不到的方向,憋住聲音的大笑一下,才有辦法再回來繼續聽他說話。

不過,我知道我對這個人有這麼強烈的情緒,還有先入為主的觀感了,就算真的來找我占卜,我也不適合幫他占卜。不管排出什麼牌組,我應該都會照著我本來對他的印象,披哩啪拉的說出來,我的情緒與想法應該會直接蓋過牌組的訊息。說不定我一邊排牌陣,還會一邊因為忍笑忍到雙手發抖咧。

就這樣,一整天都想著「月亮」,結果晚上回來,就抽到「月亮」。
這張牌也隱約提到我這兩天,有一點迷惑的感覺,對我的塔羅牌有點不確定。

不過,我接下來的占卜行程又敲定了。
我先幫兒子做個小型占卜之後,要幫一個沒見過面,看過大頭照,有在MSN上筆談過,也收過人家的檔案禮物的網友占卜,這位網友實在對我太好,我已經決定這輩子他來找我占卜,我都一定免費服務了。而且,這次他等於參與了我的占卜實驗,我的占卜功力如果有進步,他必然也是大功臣之一。

我的實驗一號,是我的朋友1。
實驗二號,是我的朋友2。
實驗三號,是我的兒子,這項實驗的設定是:我熟悉的親人,我是否能算得準?
實驗四號,就是這位好心網友,這項實驗的設定是:只看過照片,沒跟本人面對面接觸過,是否會準確?
等我三號四號實驗結束後,我再來設定後面的實驗條件。

2008/5/7

PS. 後面的設定就是:為完全陌生的人占卜,我已經貼出邀請了,希望大家願意幫我。

2008/5/21 補記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